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我想我成为了你

           喻黄  我想我成为了你

   喻文州总是想,如果当初能够不顾一切的抱住黄少天,是不是就还能一直听着他的话到老?

    “少天…我们都,冷静一下”
    “什么意思!”黄少天猛地抬头,红红的双眼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的嘴唇,执拗地想从那张漂亮的唇里得到一个答案——或者说审判
    “…我们这几天,先不要见面了”喻文州紧紧抿着唇,似乎坚持着什么
    “好!先不见!不见就不见”握成拳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嘴上却不甘心的嘶吼
    “呯!”
    世界安静。

    “什么…你说什么!”一向温和的男人死死握住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吼叫“怎么可能!你在骗我!你告诉我!你在骗我!你在骗我!!”

    争吵过后两小时
喻文州签下了病危通知书…
    “医生,你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救他!!”
    ……
争吵过后三小时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为什么要那样对少天说话…为什么…”
    ……
争吵过后四小时
……
争吵过后五小时
    “是我害了少天…是我害了他”
    ……
争吵过后六小时
……
争吵过后七小时
……
    争吵过后八小时,喻文州终于再次见到了黄少天…
    “他还算幸运,捡回来一条命,不过能不能醒过来还不能确定,你要多跟他说说话,唤醒他的意识,说不定有醒过来的可能…”恍惚着,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卢瀚文和刘小别赶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喻文州——漂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整个人好像一下就憔悴了下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他旁边嘱咐着什么,可他呆呆的,只注视着病床上的黄少天
    “队长!”卢瀚文红着眼,小心地唤着那个失去灵魂的男人“前辈他…”似乎触动了什么,病床前的男人微微一颤,转过头来对着他们露出一个有些牵强的微笑“瀚文来了啊,你前辈正在睡觉呢,我们不要吵到他…明天再来和他玩好不好?”
    “好…好”卢瀚文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刘小别宽慰似的拍拍他的背,对着喻文州点点头轻轻把卢瀚文带了出去
    “咔”门被带上,屋子里一片雪白
    少天,少天你醒过来好不好…
    少天,少天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吵了…
    少天,少天我们还有好多地方说要一起去呢…
    少天,少天,我的少天啊,你是不是困了,你是不是累了,你是不是很想休息啊
    那你睡,你慢慢睡…
    我让你睡,我就让你睡…

    是夜,十指交握的两只手上,淌下一串泪
    ……
    “少天,今天中秋了,有好多好吃的月饼,你不想尝尝吗?我还看见秋葵味的了呢,不过你要起来的话我就不给你吃秋葵哦,听见了吗?”
    “瀚文今天在微草那边呢,他说无论什么节都想跟喜欢的人一起过,这臭小子就是想每次过节都去微草那,不过他说的对啊,无论什么节都只想跟喜欢的人一起过呢,所以你看,我就来找你了”
    ……
    “少天,今天是光棍节,瀚文这孩子又请假跑到微草那边去了,你说刘小别怎么就不来这边陪瀚文呢,我说不过他们,等你醒了一定要帮我啊”
    “少天,林敬言前辈和方瑞去瑞士旅游了,韩文清和新杰今天也在吃烛光晚餐,听江波涛说他今晚要和小周搞件大事,你看,他们都好好的,我们也要好好的啊”
    “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
    “少天,我退役了,索克萨尔也交给了新的人,你真应该看看那个小子,打的真是棒极了”
    “开荒一代都走了,黄金一代也落幕了,现在的荣耀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少天,你说十年后有多少人还会记得我们呢?不过没关系啊,就算他们不记得了,我也还记得,有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是怎样一次又一次的挡在那个术士前面的…”
    “少天你看,时间就是这么奇妙啊,能让人忘了许多,也让人变了许多”
    中年男人顿了顿,温和的注视着病床上的男人,阳光透进窗帘,衬得男人的脸越发透明
    “少天你看,我都变成话唠了,你怎么还不舍得醒过来啊”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