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你让我带个男人我就带个男人咯

喻黄 你让我带个男人我就带个男人咯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平安夜爱你哟

————————————————

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黄少天除了嫖和赌是样样精通。

整天吃吃喝喝吵吵闹闹标准的没心没肺样。

黄父很担忧,你说小时候不谈恋爱不早恋那倒没什么,可这都快奔三的人了,怎么连搭讪都不会呢?

一点也没有自己当初的风采。

黄少天也很烦躁。

自家父上不知道最近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开始操心起自己的婚事来了。

不仅是在家天天催着自己找对象,还居然发动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各种想都想不到的亲戚来催自己找对象。

黄少天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

每每试图提起抗议,黄父就开始从自己年轻打拼被人骗后来多么不容易撑起事业絮叨起,再到当初跟黄母相遇多么意外,生他时黄母多么痛苦,然后总结一下这么多年来自己一泡屎一泡尿的独自把他拉扯大是多么的辛苦。

最后把黄父惹毛了,一把把黄少天叉出家门,边嚷嚷着,你他妈就是带个男人回来也行啊!!

黄少天看着紧闭的门无奈笑笑,摸了摸裤兜里的卡转身就住进了酒店。

然而第二天黄少天就回了家。

真不愧是自己亲侄子。黄少天摸着卢瀚文的脑袋想,不枉自己疼他。

卢瀚文也很绝望。

每次黄少天跟黄父吵完架都要自己过来缓和关系,全然不管他自己有多烦人。

“少天,照顾好小卢啊,别带他去一些不三不四的地方”

“好勒”黄少天答应的痛快,转头就一副狗腿的样子看着卢瀚文。

“小卢小卢,我们今天去干嘛?”

“啧。烦死了,我抛下我家对象可不是为了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的”卢瀚文把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的训斥。

“先随便逛逛吧”

“卧槽小卢你才多大啊你就有对象了你叔叔我都还没有呢我天现在的小孩子都要逆天了……”

“走不走?”不理会黄少天的感慨,卢瀚文直接抬腿就走。

“走走走”黄少天连忙跟上去,不住的向卢瀚文吐槽自己大好青春年华老爹却要自己结婚。

早知道今天就跟小别前辈一起睡懒觉了,卢瀚文生无可恋的想。

“诶这儿怎么新开了一家面馆装修得还挺漂亮哈正好快饭点儿了小卢要不我们今天就去试试这家吧”

“好”受不了黄少天的啰嗦,卢瀚文干净利落的就跨了进去。

“欢迎光临”一阵铃铛轻响,温润的男声从柜台传来。

被树遮挡的阳光斑驳的照进屋里,照得男子的身上阳光点点,影子爬上男人的肩,树却神奇般的空一片白,正好露出男人眼底的璀璨光芒。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下,黄少天满脑子刷满了“麻麻这个人撩我”的弹幕。

“两位想吃点什么?”喻文州微笑的看着两人组合。

瞧见黄少天呆愣的样儿,卢瀚文只得一副乖巧样子,脆生生喊着“两碗小面”

等黄少天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坐在了座位上,对面的卢瀚文正奇怪的打量自己。

“干…干嘛?”

“我说,你刚刚那是什么反应啊?”

被人问道,黄少天只觉脸红心跳。

“我,我就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

卢瀚文回头看了一眼在灶前忙碌的喻文州,又在心里暗暗与刘小别比了比。

“我觉得就那样儿啊”

“我靠什么叫就那样你没看见他刚刚笑起来多好看阳光照在他脸上衣服上也是一点一点的阳光整个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喏,画里走出来的来了”

卢瀚文朝黄少天努努嘴,示意人就在背后。

“两位的小面好了”喻文州把餐盘放上桌,有礼的退去。

“请慢用”

“好的,谢谢叔叔”卢瀚文仰起头甜甜的道谢。

待喻文州走远,黄少天才从僵硬的状态缓和过来。

“我我我居然没跟他道谢他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礼貌啊万一对我产生不好的印象怎么办”

“不好的印象倒没有”卢瀚文慢条斯理的夹起一筷子面条往嘴里嗦。

“他现在根本对你毫无印象”

“啊啊啊那…那怎么办我我我……还挺喜欢他”

黄少天小声的吐出后面几个字。

卢瀚文又夹了一筷子面条,滴油的时候顺手指点。

“这样,你现在去加个鸡蛋或者卤蛋,以后每次来都加,时间长了他肯定会对你有印象”

“哦好好好”黄少天点头。

“老板,来个煎蛋”

“好的”喻文州煎好蛋放进碗里,对黄少天笑笑。

“面要赶紧吃,不然待会糊了”

“啊啊好的好的”

黄少天胡乱应着,对面的卢瀚文有些惨不忍睹的捂脸。

“他刚刚对我笑了!!而且还提醒我赶紧吃诶!!!小卢你这方法真的有效!”

看着说完开始大口吃面的黄少天,卢瀚文用尽全力忍下了吐槽的冲动。

很快,卢瀚文就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不得了的坑。

每天中午黄少天都掐着点儿带着他去面馆,每次都变着花样的点配菜。

煎蛋,卤蛋,鸡腿,火腿肠……

连续吃了一个星期小面的卢瀚文开始觉得这样不行。

特别是在刘小别问自己为什么长痘了之后。

中午12:50,黄少天再次生拉着卢瀚文走进了面馆。

喻文州看见他俩笑笑,比第一次真诚了许多。

“少天又来了啊”喻文州招呼人坐下,自己回到灶旁开始煮面。

“今天又加什么?”

“……”

果然,又来了。卢瀚文不屑的看了日常呆愣的黄少天一眼,想着脸上的痘恶狠狠的开口。

“今天加个QQ”

后来,黄少天把喻文州带回家见家长的时候,得意的看着被噎得不轻的父亲。

“你让我带个男人我就带个男人咯”

当然,又被黄父叉了出去。

打算住酒店的黄少天下意识的摸摸裤兜,脸色大变的小心溜回屋。

阳台上,一老一少交流愉悦。

黄少天躲墙边儿一听。

“那文州啊,你看这酒席……”

“伯父放心,我一定会给少天办一场完美的酒席”

“还叫伯父啊?”

“岳父”

评论 ( 1 )
热度 ( 76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