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昊翔】想不出名字了就这么凑活吧 (下下下)

  昊翔 想不出名字就这么凑活吧 下下下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爱码字,码字使我快乐。
————————————
对于职业选手这群奉命宅窝里的死宅们来说,唯有难得的线下赛能将他们聚在一起,聊聊八卦,做做游戏,战队之间互相介绍一下新人,或者心照不宣的彼此套套战术。

堪称大型职场社交现场。

这时候,队里的前辈就会把自家后辈拎到跟前,暗搓搓的告诉自家后辈们那些看起来星光璀璨遥不可及的明星们私底下智障的模样。

比如微草的高英杰“从小”就被灌输“蓝雨一群惹祸精”的思想;卢瀚文从出道起就知道,每次决赛前王杰希都会开坛做法诅咒对手;霸图预备役的孩子们半夜从来不会起来上厕所,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兴欣的狐狸们叼走吃掉。

就这么过了十个赛季,老一辈的黑料们都被抖得差不多了。第十一赛季的某场线下赛,在叶修顺嘴了黑了一波张新杰后,空气陷入了令人尴尬的安静。

新嘉世的小队员们左瞧右看,希望听到更多前辈们的黑历史。

“咳我说。”叶修假把意思的干咳一声。

“咱们老一辈的黑料都捅了这么多年了,五六赛季之后的小朋友们好像还没被“照顾”过吧?”

“好像是呢。”喻文州笑得人畜无害。

“啊。这么说起来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件关于唐昊孙翔的事。”苏沐橙拍拍手,示意新嘉世的小队员们靠过来,全然不管唐昊孙翔两人写满拒绝的脸。

苏沐橙又不是自家战队里的,她能知道哪件事?无非就是当年联盟组织去山里拍外景,刚认识的时候那件。

思及此,唐昊孙翔互瞪一眼,各自转头用后脑勺对后脑勺。

第八赛季全明星赛后,联盟将新一届的明星选手们拉进山里,美名其曰是为了让粉丝们看到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职业选手们都会做些什么。

按原计划来说,苏沐橙是此次拍摄的重要角色,毕竟对于大多热爱游戏的宅男们来说,长得又好看,实力又强的女孩子是非常受欢迎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两个男人抢了镜,而且还吸引了不少妈妈姐姐粉。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苏沐橙抿着嘴笑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

那应该算是唐昊和孙翔第一次正式的见面,虽然在比赛中经常看到一起活动,但是正儿八经的互相自我介绍可是头一遭。

平日里都是从别人的嘴里了解的人,如今要共住一个屋檐下,更何况这屋檐的情况看着还不太好……

布满青苔的瓦片已经有些破碎,缝隙间还长了不少杂草,绿油油的看起来格外高兴。房前的角落里有不少从顶掉落而被扫在一起的破烂瓦片,门前还有一片瓦摇摇欲坠。

“啪”那片瓦掉下来,惊得两人往后一跳。

两人对望一眼,齐齐在心里叹了口气。

要命。

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急急维护起自己的形象。孙翔重新仰起头,唐昊也恢复严肃的神情。

两人又对望一眼。

臭屁。唐昊想。

装逼。孙翔想。

山里的破败老屋注定会给人带来很大麻烦——而且还没有网络。

在屋里躺了两天,孙翔觉得自己再不去找点事做都快要发霉了。

“哎我问你,山里都有什么好玩儿的?”

“???”

被一肘子戳醒的唐昊有点懵。

“我怎么知道?”

“不如我们去转转,说不定能搞到点山兔山鸡什么的。”

“……”山里的动物可不是那么好抓的,唐昊在心底吐槽。

“走不走?”又是一肘子。

“走走走!”被戳得气急败坏的唐昊立马从床上爬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能抓得到个什么。”

枯藤,老树,昏鸦。

枯藤是有的,老树也是有的。只是树上的不是昏鸦,是鸟瞎。

鸟中瞎子,雀中败类。孙翔是这么称呼他们的邻居的。

换做谁刚一出门就被一泡鸟屎坏了心情都会不爽,更不用说这泡屎还好死不死的正好拉在脸上。

正中红心。

孙翔手一摸,一闻,脸就跟开了彩色铺子似的,先是红的,再是绿的,再是紫的,最后气冲冲的回屋洗脸去了,徒留唐昊在门框那儿笑出猪叫。

妈的。孙翔把毛巾拧干,暗自骂了一声。

鸟中败类。

似是受到了刚出门时霉运的影响,孙翔和唐昊在山里转了一下午都一无所获,还差点丢山里。

孙翔更生气了。

都怪那只该死的鸟。

回小屋的路上正好经过中午的那颗老树,孙翔一下想起今天这一下午的霉运都是源于那只有三急的鸟,怒气冲冲的抬脚就踹。

“pia”

“啾啾啾”

万万没想到那只鸟就在树上窝里的孙翔更万万没想到的是——

那只鸟又飞出来给了他一下。

正中红心。

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孙翔仿佛看见了终极。

啊,人生啊,总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

“我靠这破鸟干嘛总瞄准我拉屎!?”孙翔伸手抹去眼前的脏物,气得跳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咳咳咳。”被自己口水呛到的唐昊得空回答。

“可能是因为觉得你比较像屎壳郎吧。”

孙翔静静地看着唐昊。

不说话,只伸手默默的推了他一下。

……

“我靠你手上那玩意儿都弄我衣服上了!!”

晚饭前,孙翔呆呆地看着渺渺升起的炊烟,蓦地想起什么,一把拉着唐昊就出了门。

“干嘛呢,快吃饭了都。”唐昊一脸不满的被人拉着走,直走到那颗老树下。

“借一下你的肩膀。”孙翔说着,一脚就着唐昊肩膀就去够鸟窝。

趁着那只讨厌的鸟不在,孙翔从它窝里摸出三个鸟蛋。

“哟,不错嘛。”把孙翔放下来的唐昊看着鸟蛋表示赞叹。

“走,回去就把这仨煮了。”

“完全没问题。”

“哇——”新嘉世的小队员们收起笑声,发出羡艳的声音。

“那鸟蛋好吃吗!”一个小队员举手问。

苏沐橙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逗弄几个小孩子。

“你们是不是都以为二翔和唐昊会吃掉那三个鸟蛋用来泄愤?”

“对呀对呀。”小队员们如鸡啄米,完全没看见已经憋笑憋到地上抖的前辈们。

“你们孙翔前辈和唐昊前辈才不会这么幼稚呢。”

“啊…那煮鸟蛋干什么呀?”

“你们孙翔和唐昊前辈,把煮好的鸟蛋又放回窝里去了,说是要让那只臭鸟敷一辈子的蛋,然后一边疑惑鸟崽怎么还不出来一边继续敷。”

“啊……”小队员们很伤心。

“那它好可怜哦,唐昊前辈好坏哦。”

“啊?!不是,我不是。”听到这句话的唐昊连忙推锅。

“是二翔干的啊。”

“我呸,你不也同意了吗!”

“我啥时候同意了!”

“你没阻止就是同意了!”

“你……”

“好了好了。”苏沐橙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小队员们,道。

“其实后来那鸟蛋还是被吃了,那只鸟妈妈不会一直敷三只敷不出来的蛋的。”

“啊?”小队员们惊讶。

孙翔突然紧锁眉头。

“有天我们晚上玩儿游戏,玩晚了点,被韩队帮我们掏下来吃了。”

“哦……”

“当时我们还在想,怎么掏下来的鸟蛋是熟的,幸好后面看了宣传片……”

“靠!”孙翔大吼一声,“我特么就说为什么那只臭鸟之后看见我一次拉我一次,搞个半天它以为是我干的!!!”

“反正你也成了屎壳郎。”唐昊冷冷补刀。

孙翔瞬间安静下来,看着他,伸出手默默的推了他一下。

短暂的寂静的之后,休息室里爆发出震天的笑声,夹杂着唐昊的怒吼。

“靠你特么到底几个意思!!!!”














评论
热度 ( 31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