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韩张】我心匪石

  韩张 我心匪石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所以认定你,就是你。
1,11张新杰生日快乐!!
说更新就更新,就是这么任性。

啊——张嘴,吃糖。

——————————————

一个人一生中能有几个十年?张新杰常常这么想。看着阳光照耀下的宽阔的,挺直的那个人的背,空气中明明飘着旁边蛋糕店里散出的甜腻的香气,却让他无端感到一阵苦涩。

这样挺直的背,他看了有六年了。

不管是赛场上勇往直前的大漠孤烟,还是赛场下严格霸气的队长韩文清。

仿佛一直都注视着他的背,只能注视着他的背。

他站起来,背对着他,隔绝了来自对手的烟火流弹,也忽略了……他的一腔衷肠。

这样强大的人,他恋了有六年了。

不知道是赛场上一次次救他于水火的错情,还是场下队长对队员一次次隐于细腻的关心。

总之他就这么爱上了他,似石不转藏于胸中的十字架。

冰冷的,却又是最为安心的存在。

其实张新杰知道,韩文清是知道的。

不管是梦中呓语,还是无数以副队之名霸占队长的关心。

韩文清不迟钝,甚至某些方面来说异常敏锐。

前一两年以为只是队友情的坦然,到后面有意无意的回避。

他是知道的,张新杰想。

可就仿佛是还没吹起的泡泡自己爆开了一样,还没升起的风筝自己断开了一样。

那还没说出口的告白就这么被隐秘的,小心的,拒绝了。

张新杰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感受,他本没奢想过什么,只想着能一直陪着他就好,就像石不转一直站在大漠孤烟的身后一样。

大漠孤烟绝不会让任何人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伤害石不转。

石不转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眼皮底下伤害大漠孤烟。

可就这么被当事人悄悄的,巧妙的拒绝了,就像是眼看对手两个残血,在石不转面前把大漠孤烟揍趴下了一般。

很不甘心。

张新杰想,要拒绝也是要光明正大的,两个人面对面的,被拒绝。

这种根本还没表明心迹就被暗搓搓pass的行为,张新杰绝不认可。

他绝不认可。

其实他从没想过告白,也从没想过能被冠上“韩文清爱人”这个称呼。

但这样的拒绝,倒让他生出不甘来。

看着韩文清与主办方握手告辞,张新杰伸手推推眼镜,满眼爱慕隐在白光下。

次日比赛,兴欣战队仿佛疯狗一般拿出五输出的阵容,不断的逼迫霸图老将们与兴欣新人拼手速。

“新杰奶住,等下波他们技能冷却我们反攻。”

张新杰没有回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血条,队友的血条,自己的血条,对手的血条……

小回复术给张佳乐,这波攻击扔个群疗,包子后退路上丢个神圣之火,英奇需要大加……

解说在台上拼命的嘶吼:“这局霸图能不能赢全看石不转的发挥了!只要顶住这波兴欣的攻击,下波技能冷却就轮到霸图收割了!!可是兴欣这波太猛了,寒烟柔又冲进去了,控,小控,浮空!!石不转能加住吗?能加住吗??”

“这边已经看到兴欣一些比较关键的大技能开始进入冷却了,最多五秒,结束这波攻击。霸图已经全员残血,只要带走一两个,就将形成人头上的优势…三,二,一!顶住了!!顶住了!!面对如此强攻石不转展现了一个老将的实力,兴欣全体空技能,霸图虽然残血,但他们的蓝!!他们的蓝足够支撑他们打一波反击!!”

“好的兴欣开始撤了,大漠孤烟冲上去了,包子入侵!!包子入侵刚才显然是想放技能,但是,没有蓝!!!”

“好了恭喜霸图获胜,说实话石不转顶住的那波伤害实在太恐怖,希望张副队回去后好好休息,养好精神……”

选手通道内,宋英奇严肃指责兴欣的暴力输出把他们搞得疲惫不堪应该请客,方锐则捂着心口说霸图赢了比赛伤害了他们幼小的心灵,应该他们请才是……一行人打打闹闹的往休息室方向走去。

昏暗中,一个男人抿抿唇,用干涩沙哑的声音开口。

“打得不错。”

说罢便快速跟上大部队,也不理会说出去后的回答。

独自吊在尾后的男人愣了愣,伸手扶了扶眼镜,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原本以为只是霸图兴欣两家的聚会,然而张新杰去了之后才知道没这么简单。

“张副队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祝贺声此起彼伏,张新杰一一道谢过后,沉默的坐在一角看着众人狂欢。

他在等,等韩文清的祝福,所以他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然而没有,韩文清只顿了一下,把果汁一饮而尽,随后向外走去。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掩饰住难言的失望,跟了出去。

洗手池“哗哗”的响,韩文清用手捧着冷水洗了一把脸,一抬头,镜中映出了身后戴着眼镜的男人。

他穿得有些单薄,很明显没顾上拿外套就跟了出来,风一吹,显得有些孱弱。

韩文清有些心疼,但他更怕自己逾越的关心吓到了这个严谨的,正经的人。

他是知道他的心思的,那薄薄的镜片怎能掩住那人眼中每每看见自己时的夺目光彩。

可他怕,怕那只是年少的孩子分不清喜欢,只将可靠的前辈毫无保留的信任。

更怕只是赛场上一次次心有灵犀后的错情。

张新杰第四赛季出道,那时,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孩子。

他不懂事,他必须懂。

他开始躲着,哪成想他并不放弃。

直到今天看着大家为他庆祝生日,他才恍然惊觉当年那个小小的少年已经长大,也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懂事可靠的人。

可他还是那么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镜片掩不住那千千万万的情绪。

“六……年了,你怎么这么执着?”他听见自己这么问。

“不是我执着。”他听见他这么答。

“是你值得。”

有那么一瞬间,韩文清以为那眼中的光彩要将碍事的镜片炸碎。

然后他听见,那个在赛场上无论多么危急依旧冷静的人,带着些许哀求的意味,小心地问:

“今天在场上那么累,你……都不心疼我吗?”

“心在你那里,疼不疼你说了算。”

他听见自己这么答。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