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超过了的就是我的

     喻黄 超过了的就是我的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爱码字,码字爱我。日常自我催眠(1/1)
张嘴吃糖,啊——
————————————

开学后的第一次排座位,黄少天的世界观就受到了冲击。

彼时他亲爱的新同桌正伸手推了推长尺,以确保两边桌子的距离是差不多相等的。然后拿起记号笔,郑重而又严肃的在桌子中间顺着长尺画下了一条黑线。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额上也跟着落下了一排黑线。

这要是搁半年前,黄少天打死别人也想不到自己喜欢上的会是这样一个人。

“好了。”新同桌放好长尺,伸出手点了点那根线,成功唤回了黄少天的注意力后,慢条斯理的开口:

“这条线为界,超过了的东西就是我的了。”

三八线,好幼稚。黄少天心中吐槽,表面却是笑嘻嘻的回答,“好。”

一整天,黄少天整个人都恹恹的趴在桌上,努力的修复自己已经碎得不成样子的世界观。

暗恋的男神实际上是个就算高二也要跟同桌画三八线的幼稚鬼。

这种认知实在不是一丁半点的打击人。

可是……

黄少天悄悄打量着认认真真记笔记的男神,明亮的灯光从头顶落在他的脸上,令人嫉妒的睫毛在眼下映出一片阴影,英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脸上细小的绒毛也看得分外清楚。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男神记笔记的手微微一顿,修长的手指立马吸引了黄少天的注意,又怕被发现似的偷眼去看男神的反应。

果不其然,男神只握着笔杆,见他看过来立马勾起嘴角,双眸微弯,笑得像只偷腥的小狐狸一样餍足。

哼。被人当面看见自己宛如痴汉一样的行为,黄少天羞恼的转头趴向另一边。

“呵呵。”后脑勺传来显示着主人好心情的轻笑。

黄少天把脸死命埋进肘间,试图掩饰自己一瞬间掷如擂鼓的心跳,然而露在外面的耳朵早就不客气的红了个遍。

虽然男神还要画三八线,可是……

可是他真的好帅啊!!!黄少天在心中呐喊,并为男神开脱,或许男神只是不喜欢别人把东西放在他那边而已,这很正常的我也是啊有了三八线好管理一点嘛那以后自己要注意一下东西不乱放不惹男神生气,说不定男神对自己的好感就会“噌噌噌”的往上涨再加上自己是他同桌不是说近水楼台先那啥吗到时候嘿嘿嘿那些觊觎自己家男神的人特别是叶修!自己找地方哭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喻文州用手撑着头,玩味的看着自己新同桌羞得通红的耳朵跟着肩膀一抖一抖。

黄少天一开始其实也没注意到喻文州。虽然高一刚开学的时候,他就从班上女生的嘴里知道了一班有一个温润如玉成绩超好的男神,可他总以为只是一个戴着眼镜,有点礼貌的书呆子,一点也没想到重点词其实是最后那个“男神”。

直到高一的那场篮球赛,他所在的二班被一班一个看起来清清瘦瘦优雅贵公子样的副班长“死亡一投”惜败决赛后。

他就彻底疯了魔。

经过无数次自以为暗搓搓实际上并不暗搓搓的打听之后。

黄少天就跟班上的女孩子们一样,沦为了男神的小迷妹。

在这个并没有将同性恋视为异类,甚至婚姻法的其中一条是“任何两个相爱的人都有权结为夫妻”的世界里,黄少天是大可直接展开追求的。

可是他不敢,甚至有些自卑。

因为喻文州那么好,成绩优异,运动发达,待人温和…好到让他觉得自己配不上。

更别说还有小道消息透露一班班长叶修也喜欢喻文州。

班长和副班长,同样优秀的人,真好,真配。黄少天想。

高二那年分班,自己凭努力考入一班,成功和男神共处一室。

但那时候班上的大多数人互相都不太熟悉,也不知道怎么去和喻文州搭话,就天天看着喻文州和叶修成双入对。

大概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喜欢上“酸”这种味道的。

后来班上的人互相都了解了,黄少天的小伙伴们就开始帮他撮合喻文州。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后来小伙伴们觉得黄少天肯定没戏了,为了帮他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甚至还背着他发起了一个匿名投票。

全班42个人,投叶修和他的分别是39和1。

好嘛。从小伙伴那儿知道结果的黄少天气得牙痒痒,“好你个叶修居然臭不要脸的参加投票投自己!”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投了他自己的。”小伙伴翻个白眼。

“全班42个人,你们背着我发起投票,一共有40票,难道你觉得喻文州会参与这么无聊的活动吗??”

“……很好,逻辑满分。”小伙伴点头,“我觉得居然有人投你这事儿才更奇怪吧?”

“滚!”

后来这事儿虽然过去了,可仍在黄少天心里留下了痕迹。

不就是和喻文州一起待了一年半吗?我如果和文州一起待一年半肯定早就追到他了。高二暑假,黄少天躺在床上点开了班上班主任助理的聊天框。

七月八日

夜雨声烦 14:01

班助班助。

无浪 14:01

少天什么事?

夜雨声烦 14:02

下学期排座位能不能把我和喻文州排在一起啊。

无浪 14:02

十个那么大甜筒。

夜雨声烦 14:02

???班助你什么时候吃这个了?

无浪 14:03

投喂小周的。

夜雨声烦 14:03

恋爱的酸臭。成交。

无浪 14:04

odk。

啊我真是太机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贿赂班助排座位我怎么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能这么聪明哈哈哈哈哈哈哈。趴在桌上的黄少天兀自陶醉着。

“少天。”一根手指戳了戳黄少天的脑袋。意识到可能是老师的黄少天赶忙直起身子坐好,动作如小学生一般标准。

咦?老师还在讲台上解题啊?黄少天猛的一惊,迟钝的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含笑的盯着他,伸手指了指桌子中央,“少天,你过界了哦。”

“啊?”黄少天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自己的左边胳膊好巧不巧的正好压过线。

他急急缩回胳膊,“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下次会注意的。”

“不行。”他看见喻文州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左右摆了摆,跟先前一样慢条斯理的说:“不是说了吗?过了界的东西就是我的了。少天。”

“什,什么…”意识到什么的黄少天开始结巴,更要命的是喻文州开始凑近他,呼吸浅浅的打在脖颈处,敏感的皮肤几乎一瞬泛起诱人的粉红。

黄少天慌乱的看了一眼老师,见他暂时没有转过头来的打算才悄然松一口气,接着又迅速提起。

平日里温润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干涩的在他耳边开口:

“39:1。那一票,我投的。”


假装是个后续.

坐在最后一排的江波涛看了前面几排抓紧时间告白的两人一眼,把手伸进衣袋摸了摸手机,小声的问自己的同桌:

“小周,这周可以给你吃二十个甜筒,好不好?”

被老师讲课弄得昏昏欲睡的周泽楷眼睛陡然一亮,“那么大?”

“对,那么大。”

“二十?”

“嗯,二十。”

“喜欢!江!”

“是喜欢甜筒还是喜欢我?”

“……都、都喜欢。”

“更喜欢哪个?”

“甜筒……”

被毫不留情比较下去的江波涛开始认真的思考,要找个什么合适的理由把前面那对终于在一起的鸳鸯给又拆开。

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幸好,不太迟钝的周泽楷阻止了这个故事be。

“可以没有甜筒……”周泽楷小心翼翼把手跟着伸进江波涛的衣袋,在里面准确的找到江波涛的手十指相扣。

“但是不能没有江。”

七月八日

索克萨尔 14:01

班助,下学期麻烦帮忙把我和黄少天调成同桌,可以吗?

无浪 14:02

……

无浪 14:02

十个那么大甜筒。

索克萨尔 14:03

成交。

评论 ( 4 )
热度 ( 143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