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云武】失足云梦蹲一个道长

     【云武】失足云梦蹲个道长

我知道我tag打得不对,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我云梦怎么可能受/无耻摊手
我爱码字,码字使我快乐。日常催眠(1/1)
摸个鱼混更x
再再再再再传不上我就吃手机了!!!!!!
哦……我没复制起嗦
——————————————

01.

武当是一个好武当,自从他们家金顶成了著名旅游景点后,武当就天天蹲在金顶下面救人。

武当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钟爱摔断腿,就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副本里的云梦总是沉迷输出,见死不救一样。

02.

今天的阳光也还是那么好,武当做完日常后,轻车熟路的就策马去了金顶,他知道,那里肯定有无数人等着他去医治。

果不其然,今天的金顶又是尸横片野的一天。

残疾讨饭的,碰瓷耍赖的…等等,怎么还有调戏自家掌门的!

武当一脸黑线的跟着众师兄弟赶跑了围在掌门边的小姑娘,默念了几遍无上那个天尊。

今天的金顶也还是那么和谐呢。

03.

武当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明明金顶前有那么多残疾等着自己去救,怎么就偏偏想不开,跑到南崖宫来查看了呢?

他是怕有人不小心失足没摔对地方,摔到这等偏僻的地方干嚎着没人救,可万万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没摔对地方?!

武当看着不停在附近呼救的云梦,认命般的叹口气。

罢了罢了,医者仁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好像有哪里不对?

04.

武当开始后悔救这个云梦了。

他也万万没想到这个云梦竟会如此咶噪,自己不过是开了个头,云梦就叽叽喳喳的讲了起来。

——“哎道长谢谢你来救我!你真是个好人!”

“无妨,你怎么会摔在这里?”

——“我从金顶跳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看错方向摔到南崖宫后面去了,爬了好久才爬上来!”

武当想了想南崖宫后面的山坡,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

可云梦并不打算就此打住话头,滔滔不绝的讲起了自己一路爬上来的心酸史。

——“道长你不知道,你们那个山坡真的太陡了,好几次我都差点摔下去。”

——“我一路爬了好久,一边爬一边叫救命,可是都没人,我还以为我要一直爬到金顶去呢。”

——“道长道长…”

云梦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武当奇怪的抬眼去看,正好瞧见云梦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自己。

“怎么了?”

——“道长,你好像上次也救过我。”

“是吗?”武当停顿一下,“我救过的人,许是比你救过的人还多。”

——“知道知道,大家都说武当的道长们有一颗医者仁心,最爱悬壶济世了!”云梦趴在地上接嘴。

武当又安静下去,默默地在心里念了几遍无量天尊。

他怎么记得,自己好像是个输出呢?

05.

武当决定打住这个话题,还是多问问云梦的事。

“你怎么会去跳金顶呢?”

一直安逸趴在地上等着疗伤的云梦一下变了脸,愤愤不平。

——“我徒弟可以用轻功一直跳到金顶的那个尖尖上去,我不行,我徒弟就哈哈哈我,我不服气,所以自己来练!”

然后就摔残了……武当在心里默默接上这句话。

有这么一个话痨的云梦相伴,一向枯燥漫长的疗伤过程也仿佛有趣了许多,当然,也快了许多。

武当站起身,看着云梦蹦蹦跳跳的给自己刷满了血。

“好了,可别……”

——“道长谢谢你!!你真好!”

“嗯…不要再……”

——“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人救我。”

听见云梦略带委屈的声音,武当心里不知怎的忽然一软,想要出口的劝诫硬生生变了样。

“无妨,下次再摔残在荒郊野岭,飞鹰叫我便是。”

——“好哎!”云梦欢快的拍拍手,翻身上马。

——“那道长先再见啦,我再去试试跳尖尖!!”

武当迟疑的跟着举起手,学着云梦的样子挥了挥。

“再见……”

06.

武当万万没想到再见见得这么快。

几乎是自己刚回到金顶,就看见一个残废向自己爬了过来。

武当瞬间警惕起来,他没记错的话,最近好几个师兄弟都被碰瓷弄得倾家荡产。

哪成想残废爬得近了,抬起一张小脸,惊喜的冲自己喊到:

——“道长,我们又见面啦!!”

武当:……

07.

——“道长道长,我还正想找你呢,结果你就来啦!”

武当:……

——“道长道长,这次我差一点就跳上尖尖了,可惜又残了……”

武当:……

——“不过这次可不是我一个人摔残了哦!我徒弟也没跳上去也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武当:……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

趴在地上的云梦冲身后招招手,“徒弟,快上来,给你看看救了为师好多次的道长。”

于是武当崩溃的看着从云梦身后缓缓爬出了另一个云梦。

到底谁才是医生啊??

08.

武当到底还是没拧过自己那颗医者仁心,坐下来替云梦传功疗伤。

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可云梦却绝对是自己救过的那个云梦。

证据就是一样的咶噪。

——“徒弟你看你都没人救你你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徒弟我跟你说我下次绝对跳得上去了!”

——“道长道长,你跳过金顶吗?”

“没跳过。”

——“为什么呀,跳金顶很好玩儿的。”

“没兴趣。”

——“有机会一起跳吧!”

“hao……还不行。”武当生硬的扭转了语句。

——“啊……那好吧。”云梦的声音一下子小了下去。

武当看了看失落的云梦,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可怎么也想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只好闭上嘴,不安的看着云梦。

事实证明他还是低估了云梦的心大,一疗伤完毕,云梦就飞快地窜起来,跳到自己徒弟身上踩了几脚。

——“啊师父!你做什么!”徒弟惊叫。

——“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当然要好好踩踩你啦!”云梦一脸理直气壮。

然后推着武当在自家徒弟面前坐下,不理会徒弟的揭短,一起替徒弟疗起了伤。

武当:……

——“好了,徒弟你活了!”

云梦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

——“谢谢道长每次都来救我啦!”

“不谢……”武当正欲客气,就看见云梦一拍徒弟的肩,潇洒的冲他挥挥手。

——“道长我们又去跳金顶啦,这次一定可以跳到尖尖上!”

武当瞬间被气得不清。

摔下来不痛吗?不痛他还痛呢!

……?武当愣了一下,又急忙在心里补充。

他们金顶的大理石地砖还痛呢!

09.

云梦说再去跳金顶那就真的再去跳了金顶。

武当接到云梦的飞鹰的时候,又好气又好笑。

摔了这么多次还敢跳,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这次终于跳上去了,还记得跟自己炫耀,是不是自己于她也是不同的呢?

武当不敢确定,因为在信的后面,云梦还详细的描述了自己的徒弟是怎么样的又没跳上去,并且还摔死了的。

当然还有满篇的哈哈哈。

武当无奈的摇摇头,牵着马准备去信中的地点救云梦的徒弟。

当然是见不到云梦的了,因为她在信里说好不容易跳上去,当然要拍照拍个爽。

武当暗自好笑,这云梦怎傻得如此可爱?

“哎师兄,你怎么一直盯着地板在笑啊?”路过的小师弟惊异的出声。

“啊?”武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因为高兴啊。”

10.

当武当赶到信中的地点的时候,奇异的发现云梦也在。

当然,是趴着的。

武当脸登时一黑。

也不说话,直接坐下来就疗伤。

瞧见武当脸色不善的云梦小心翼翼的开口解释,边说边偷眼观察武当的反应。

——“是这样的,我真的跳上金顶尖尖了的!”

——“只是我想拍一张我站在金顶上,徒弟残在金顶下的照片……”

似是知道理不直气不壮,云梦小小声的继续解释:

——“结果拍照的时候嘲笑徒弟嘲笑得太兴奋,一个脚滑……”

武当的脸更黑了。

救完两人,武当气急败坏的嘱咐云梦徒弟。

“你把你家师父拉回去,让你们掌门揍她一顿,看她还敢不敢这么皮!”

“天天摔残废,她自己不疼有的是人替她疼是不是?”

——“对呀!”身旁云梦突然出声。

听见这理直气壮的“对呀”,武当立马转头,黑着脸打算教训这个心大脸皮厚的云梦。

“谁替你疼?我怎么没看见有人替你趴在地上等着人救?”

——“难道道长都不心疼我的吗?”

“这……”

见武当卡壳,云梦笑嘻嘻拉着武当就走。

“做什么?”

——“回去见掌门啊,你不是让我徒弟把我带回去吗?”

“那你拉我作甚。”

——“带道长去云梦转转嘛。”

11.

——“作揖。”

云梦站在来去祖师面前,撒着娇的让武当作了个揖。

武当没办法,只好依着云梦的意思作了个揖。

——“好啦!”云梦欢快的拉着武当的衣袖摇来摇去。

见状,武当佯装板起脸,“好什么,你们掌门还没揍你呢。”

“哎呀。”云梦一下扑到武当身上,耍着赖回答:

“咱们也算是见过家长的人了,你就不要这么冷冰冰凶巴巴了嘛。”

武当被扑得身子一歪,见云梦没打算从自己身上下来,只好伸手扶住云梦,免得她掉下来,又听见云梦这样回答,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见了家长了?”

云梦理直气壮:“你刚刚都见了我家掌门了,还说没见过我家长?”

“那你呢?”

“我?”云梦往武当身上蹭了蹭,笑得狡黠。

“我天天去跳金顶的时候,不就已经见过了嘛。”

12.

“今日课业都做完了?”

——“是呀是呀。”

“那你什么时候睡觉?”

——“跳完金顶就去睡!”

“又要去跳金顶?”

——“对呀对呀,好不好嘛?”

“那你跳吧,我接着。”

……

——“跳完睡觉啦,道长晚安!”

“晚安,我的小云梦。”

13.

“师父师父,我们为什么又要去跳金顶啊?”

“不去跳金顶,找什么理由去见他呢?”

评论 ( 17 )
热度 ( 141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