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妖孽自有天收

喻黄妖孽自有天收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爱码字,码字爱我。

“不妨把我收了,以免我日后再为祸人间。”

“你还是祸这人间吧,别再祸我的心了。”

——————

 

01.

 

“很久很久以前,蓝雨镇是一个祥和安宁的小城镇。”

 

“居民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互相帮助,互相友爱,从来没有人红过脸。”

 

“直到……他来了……”

 

“小镇不再安宁,居民不再友善。”

 

“那一天,黑云轰隆隆的笼罩在居民们赖以生存的山上。”

 

“那一天,无数妖魔鬼怪在山上安了家……”

 

“自那以后,蓝雨山上的妖物们,为祸人间……”

 

酒馆里,说书人的话语还在继续,可听书人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天气晴朗,日头高照,小镇上的大多数人这时候都选择辛勤的务工务农,只有少数闲庭富贵的人家,在享受这充满太阳味的闲适。

 

说书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吞一口不知所措的唾液,接着讲起了早已讲过千百遍的故事,只是在心里不安的碎碎念着。

 

这小公子看起来挺漂亮,怎的如此折腾人?

 

蓝雨镇上的人自己也熟的了,怎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公子?

 

再说,这酒馆平日里都是傍晚镇民们歇息了才来客,谁大白天没事来酒馆听说书啊?

 

这小公子也是,不许讲别的,只让自己讲那山上妖魔鬼怪的由来,这一个上午都讲百八十遍了,咋还没听腻?

 

“说书的,怎么停了?”略显无聊的声音响起,一直杵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漂亮小公子侧过身,将修长的双腿交叠在身旁的椅子上,整个人慵懒的向后靠去。

 

阳光从先前的窗户窜进屋,金黄的光束衬着小公子精致的眉眼白得几近透明,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美好得像是油画里的场景。

 

——如果忽略掉从那漂亮美好的嘴唇中吐出的字的话。

 

“哎说书的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讲的这些故事你就亲眼看过的吗?你就知道那山大王是个五大三粗的老虎妖?你就知道那个妖怪天天干的不是人干的事?你就知道了那些个妖怪们给镇上的居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你亲眼见过他们为祸世间吗你就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我告诉你你这是诽谤小心我告你啊……”

 

说书人又伸手擦擦额角上的汗,不禁腹诽一下这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小公子怎如此多话,简直比山上那些不知道从哪来的鸟儿更聒噪。

 

但也只是暗自想想,毕竟谁也对这样看起来漂亮不谙世事的小公子生不出恶感来,即使话多的如同夏天的蝉鸣。

 

“这…这……小公子,大家都这么说,再说了,自从那天山上起了不知名的黑云之后,这山上的动物就再没安宁过了。”

 

“那也可能是小动物们太高兴了嘛,这段时间天气这么好,大家多出来走走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是这山上自那日之后就吵个不停,连晚上也能听见嘈杂的鸟鸣,邻山口最近的王二麻子家这个月已经因为这事和他家婆娘吵了十多次了。”

 

“这…这……”

 

这次轮到漂亮的小公子结舌了,他伸出修长干净的食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秀挺的山根。

 

“可能…可能是……”

 

“还有上个星期咱们镇请了有名大师来查看,大师说这山上确实有妖怪,小公子您没见这星期上山的人都少了?”

 

“难怪最近很少看见人上来了,害得我们捉弄的对象都少了。”小公子趁着摸山根的动作小声嘀咕。

 

“什么?”年老的说书人指指耳朵,“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啊。”

 

“没什么!”小公子飞快地摆摆手,岔开话头,“这个有名大师是谁啊?真的很有名气吗?”

 

“不是。”

 

“啊?”

 

“那名大师就叫,有名大师。”

 

“……”

 

“噗。”

 

小公子正被这个疑似冷笑话的巧合事件冻得不行呢,就听见酒馆里有人闷笑出声。

 

——谁啊笑点这么奇怪?

 

抱着这样的想法,小公子闻声望去。

 

该怎样去形容那种美呢?

 

面如冠玉,清逸俊俏……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安放在这个人身上,好似一种亵渎一般。那是一种雌雄莫辨的中性美,白衫薄纱穿在这人身上丝毫没有抢占太多风头,因为这人的肤色竟跟其差不多,甚至因为是活物倒还显得莹白鲜活几分。

 

精致漂亮的小公子何时见过这等似神似仙的人物?当下就被迷得移不开眼。

 

“小姐姐,你是哪家的姑娘呀?怎么生的这样好看啊?”

 

‘小姐姐’似笑非笑的看了小公子一眼,直看得小公子浑身一麻,半边身子都酥了去。

 

“小姐姐小姐姐,我叫做黄少天,你叫什么呀?”黄少天努力做出一副可爱无害相,想要博取’小姐姐’的欢心。

 

哪成想’小姐姐’并不吃这一套,只再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去。

 

“啊……小姐姐刚刚冲我笑了,她真的好好看啊……”

 

身后的说书人看着痴痴望向’小姐’离去方向的漂亮小公子,轻轻摆了摆头。

 

——此一面萍水相逢,似万千梦里遇见。非为上世情缘签,便是今生月老线。

 

这位小公子,怕是入情网了啊……

 

正想着,就又听见那小公子清越的声音响起。

 

“她真的好好看啊…我第一次见到比我还好看的人呢……”

 

说书人:……这小公子是不是忒自信了一点?

 

02.

 

蓝雨山上的妖怪们最近很忧愁。

 

不说白天这山上的人变少了,害得他们都找不到对象捉弄,就连晚上,自家山大王也不带着他们唱歌聊天了。

 

妖怪们很难受,他们本是一群鸟妖,轻鸣脆啼本是天性,再加上自家山大王的那个鸟性,带着他们到处招惹是非侃大山,过得好不快活,

 

可自从那次大王下了山之后就变了,人也少了,晚上大王也不带着唱歌了,这日常生活一下少了全部乐趣,折磨的不少鸟都掉秃了毛。

 

“不不不不好了!!山下有人带着道士上来了!!!”一只小麻雀一边嚎着,一边在林间横冲直撞。

 

“嗯?”听到消息的几只老妖蓦地眼前一亮,纷纷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兴趣。

 

“瞧瞧?”

 

“走着!”

 

“要不要叫大王?”

 

“叫叫他吧,这么有意思的事大王肯定很想参与。”

 

03.

 

“这妖都做些什么为祸世间呢?”人群中,一袭白裳的俊逸男子询问出声。

 

“也、也不是什么大事…”带路的老汉吞吞吐吐,“就是白日里上山平白多了些陷阱,问了猎户也不是他们设的,看起来更像是恶作剧,可防不胜防,最烦的是上山干活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些乱石野果……”

 

“还有还有,白天就算了,这大晚上的山上也是鸟叫个不停,我们怀疑里面的大妖怪在做些什么可怕的事,才引得山上的动物们反常…”

 

“而且初春正是山上蛇出巢时节,可我上次去扒蛇洞,那蛇还在窝里待着,瞧着好像有些抖…”

 

“我上次看那野猪也是,明明身后也没什么东西追它,就几只鸟飞在上面,可就是撒蹄子跑,看见人也不躲……”

 

鸟吗?白衣男子不知想起什么,牵起了唇角。

 

那只鹦鹉妖会在吗……

 

04.

 

“你们这些妖怪!出、出来啊!看见大仙来了就躲,你、你们不是挺能耐的吗!”

 

“啾啾”

 

“我、我告诉你们!有了大仙,你们、你们就别想再为祸世间!”

 

“啾啾啾啾啾啾”

 

“哎呀这些鸟。”被推出去叫阵青年假意被鸟叫弄得心乱,伸手乱挥着慢慢的退回了人群前。

 

“其实这样做也没什么用。”气质出尘的白衣男子温和的安抚,“我们先等一个人。”

 

“等人?”众人疑惑。

 

然而将鸟叫全程听在耳里的大仙却并不打算为他们解惑。

 

“且等着罢。”

 

05.

 

“大王大王,就在前面。”一只小小的鹦鹉领着一只大鹦鹉在林中飞行。

 

“那群人类说我们为祸世间,要找大仙把我们都收了。”

 

“为祸世间?”大鹦鹉疑惑地歪了歪头,“我们什么时候为祸过世间了?”

 

“就是说嘛,我们不就是做了几次恶作剧,捉弄了几个人,欺负欺负了其他动物嘛,哪里为祸过世间了。”

 

“那他们干嘛老是说我们为祸世间?我们可是好妖怪,什么时候做过坏事了??”

 

“就是那群人类自己被害妄想症,自己给自己编些故事来吓。”

 

“那我倒要看看,这个大仙是个什么人物了。”

 

“大王这边走。”

 

07.

 

另一边,蹲在枝上的啄木鸟碰了碰身边的猫头鹰。

 

“郑轩,你说这个大仙到底有没有本事啊?”

 

“应该有的吧?看起来的话。”

 

“看起来?没想到你跟大王一样是个颜控。”

 

“景熙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只会看脸的那么肤浅的妖吗?”

 

“看起来是的,你就长了一张颜控的脸。”

 

“我……”猫头鹰不服气的正欲再辩,就被身旁的啄木鸟岔开了话题。

 

“他们为什么要找人来收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吗?”

 

“不知道啊,他们说我们为祸世间。”

 

“为祸世间?我们有吗?”

 

“没有啊,就算是有,依大王那个性子也不会承认的。”

 

“也对,所以我们到底有没有为祸世间啊?”

 

“没有!”猫头鹰斩钉截铁的回答,“绝对没有!”

 

“你又知道了,说不准大王什么时候背着我们真的去为祸世间了一下呢?”

 

“怎么可能!”猫头鹰立马反驳,“这么好玩儿的事大王怎么……还真有可能不带我们

!?”

 

啄木鸟轻哼一声,表示此次辩论的胜利。

 

“不,大王那么帅气的人不是,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好哇郑轩还说你不是颜控。”

 

“我都说了我不是大王那么肤浅的人……”

 

“大王怎么?”一阵好听的声音响起。

 

郑轩下意识的回答:“大王肤浅啊。”

 

“嗯?我肤浅?郑轩你是不是忘记了是谁带着你满林子乱飞拿野果恶作剧追着臭蛇野猪到处跑的了你居然忘恩负义你这个混蛋!”一身漂亮彩羽的大鹦鹉恶狠狠的啄了几下猫头鹰的头。

 

“哎哟大王别啄了,再啄就真的秃了,你看下面,下面那群人类带着那个大仙说我们为祸人间要收了我们,大王这罪名我们认不认?!”

 

一直听着几只鸟妖叽叽喳喳的白衣男子无奈一笑,暗道自己还真的猜中了。

 

“大家走吧,这山中并无妖孽。”

 

“可、可上次有名大师说……”

 

“破败道观,多说些有的没的借此糊口罢了。”

 

“那大仙,我们不等人了?”

 

“人到了,我们该回去了。”

 

“哎?大仙说的等人,是等山下的人?”一农妇惊异出声。

 

白衣男子也不回答,但笑不语,耳中听着“啾啾”鸟叫。

 

“什么为祸世间的罪名我怎么可能会认我们有为祸过世间吗?没有。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认?不都是那些无聊人类编出来的吗?对了对了,那个大仙在哪?我倒要看看那个什么大仙是不是骗人的…”

 

“那儿,大王,他们要走了,就那群人中间白衣服那个!”

 

漂亮的鹦鹉攸的转身,一眼,就看中了抹翩翩白衣。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就是那个大仙?!”

 

“对、对啊。”好容易把自己鸟毛解救出来的郑轩死命点头,下一秒,他就看见自家山大王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霎的化作人形。

 

正要离开的众人受到惊吓的看着这个突兀出现的漂亮小公子,猜想着,这么钟灵毓秀的人到底是妖还是仙。

 

正想着呢,就看见那漂亮的小公子伸出手招呼他们请来的大仙:

“这位神仙姐姐慢些走,不妨先把我收了吧,以免我日后再为祸人间。”

 

白衣男子只好回过身,看向漂亮的小公子和他身后树上落下的各种鸟,无可奈何的叹口气:

 

“你还是祸这人间吧,别再祸我的心了。”

 

08.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谁又能说得清那次见面,到底是谁入了谁的心呢?


评论 ( 1 )
热度 ( 59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