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被对手掰弯了怎么办

     喻黄论被对手掰弯怎么办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爱码字,码字爱我,说写就写,绝不拖延!!!

我还能再写一百年!!!(我需要霸王肾宝珍视明…明……

今早起来在小伙伴的提醒下发现,文州是第三任队长_(:з」∠)_
可能是我昨晚太饿了……不小心把第二任队长给吃掉了……
土下座orz
————

01.

 

“喻文州”这个名字,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

 

从初进训练营时的毫不起眼,到一鸣惊人后的光芒万丈。

 

从一开始的不爽敌视,到后来的赤胆忠心。

 

从满腔愤懑到倾心以待。

 

“喻文州”这个名字,贯穿了黄少天惊才绝艳的整个职业生涯。

 

02.

 

其实对于训练营时的喻文州,黄少天是没有太多印象的。

 

电子竞技手速决定一切。那个时候的所有人几乎都这么想。

 

所以堪堪达到最低手速要求的喻文州并不起眼,甚至说,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也没有人对他寄予希望。

 

那个时候的黄少天从未注意过他,顶多在每月例行的对战上看到他时惊叹一句,啊,这个人居然还在啊。

 

然后带着他的小剑客,把对面杀得落花流水。

 

后来,黄少天拼命地回想过这段往事,可任他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当年那个温润少年的角色叫什么,只隐约记得在技能炫目的光影中,那刷刷不停往下掉的血条。

 

也是,如果不够强的话,别人凭什么要记住你呢?

 

03.

 

黄少天那个时候也从未想过,记住这个手残的时刻来得那样的快,那样的,来势汹汹。

 

黄少天一直知道,魏琛的职业生涯不会很长,毕竟哪怕是相比起同时期的叶秋韩文清他们,他的年龄也大了许多。

 

黄少天永远记得那一个赛季,又没能站上最荣耀的舞台的蓝雨,仰视着那个把奖杯再次收入怀中的战队,一叶之秋像是一条贪婪的巨龙,牢牢地把奖杯收在怀中,不给任何人窥视的机会。

 

谁的年少没有个英雄梦呢?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幻想着,自己操作着夜雨声烦和魏琛操作着索克萨尔一起,把那条恶龙斩于剑下,夺走奖杯。

 

每每在台下看着那条属于嘉世的恶龙肆虐的时候,黄少天浑身的血液都烧了起来,叫嚣着,咆哮着,连带着手中灼人的账号卡一起,渴望着与这样强大的对手一战,渴望着与这样强大的队友比肩。

 

虽然从没承认过,可在黄少天心里,是真的把魏琛当做了自己的老师,尽管这个人可能不太适合这个词。

 

那个时候的黄天,疯狂的,幻想着自己的夜雨声烦和魏琛的索克萨尔一起,把那条恶龙斩于剑下。

 

可这幕被少年不停期待的剧终究是没法实现了。现实比谁都更快更狠的给个这个少年一拳,直打得脑子里什么妄想都剩不下,什么时候都比不过那刻清醒。

 

魏琛退役了。

 

04.

 

当知道魏琛是在和喻文州一战之后退役的时候,黄少天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狠狠地揪住了这个少年。

 

哪怕是往后再数二十年,喻文州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黄少天,真的是,他那一生当中,所看到的,最可怜的时候了。

 

是的,可怜。

 

年少的喻文州只看了年少的黄少天一眼,就那么一眼,那些头头是道的分析,井井有条的理由,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那少年的眸中不止揣着愤怒。

 

年少的喻文州看到了那时黄少天眼中的,最深处的那个,仿佛亲眼见证真神陨落的,属于最虔诚的信徒一样的,瑟瑟发抖的恐惧。

 

那一瞬间他明白了,眼前这个蛮横粗鲁的少年的,脆弱。

 

他是知道的,可他不愿意承认。

 

连续三年奖杯被同一对手获得的茫然,职业选手中年纪最大的惶恐,和,被一个手残打败后恍然明白的赛场上的新趋势。

 

魏琛是觉得,这个赛场不再需要他了。

 

所以,他走了。

 

喻文州明白,黄少天也明白。

 

那个意气风发热血沸腾的老队长,是丢了一口心气。

 

想拼,想赢,敢拼,敢赢的,属于职业选手的,那口心气。

 

黄少天不愿承认魏琛的逃避。

 

喻文州看出来了。

 

或许是因为在训练营中从未被少年嘲笑欺侮的报答,或许是因为对这个维护老队长的少年的一点善意,或许是因为那眼中令他动容的感情,或许是因为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在那深含恐惧的眼神和饱含怒火的拳头下,喻文州在心里,像无数次因为手速而被打败时的那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坦荡的挣脱钳制,转过身,背着光缓缓离去。

 

他说:“我是新的队长,如果你永远只敢沉浸在我打败老队长的愤怒中的话,那你永远也成为不了真正的职业选手。”

 

“你敢不敢,成为我的对手,或是战友?”

 

夜雨声烦终于站上了赛场与索克萨尔并肩作战,可年少幻想的师徒勇斗恶龙却再也不能实现了。

 

05.

 

那之后的黄少天也常常和喻文州发生争吵,虽然只是他单方面的“吵”,可自始至终,他就是看不惯这个“把魏琛逼走”的队长。哪怕是台前为了战队再友爱和睦,可一到场下,黄少天对喻文州就立马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就连当初媒体盛赞“剑与诅咒”,也惹得他闹了半天别扭。

 

蓝雨众人曾经一度担心,哪一天蓝雨会因为正副队长肉搏而上新闻。

 

可后来他们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无论怎么闹腾的黄少天,喻文州都有办法给弄哑火,笑得一如往常,甚至更温柔无奈一些。

 

长此以往,被粉丝同人本荼毒不轻的蓝雨众人甚至开始有了,“黄少不是在闹脾气,他只是为了博取队长的关注”的这种想法。

 

这段蓝雨历史中众人的心理活动,黄少天自是不晓得,可他知道,自己和喻文州的关系就犹如一艘破冰的巨轮,慢慢的驶向了浪漫多情的爱情海。

 

06.

 

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蓝雨正副队长终于“冰释前嫌”,真正的开启了台上场下的好队友好朋友剧情。

 

可黄少天知道,这远远不是自己想要的。

 

虽然曾经确实对喻文州有别扭不满,甚至也有过“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讨厌”的想法,但是现在,黄少天只想着怎么把喻文州带回家,从场下的好朋友进化为好基友。

 

在经过短暂的过渡后,蓝雨众人惊悚的发现,曾经的错觉变成了现实……

 

黄少真的开始各种博取队长关注了!!!

 

蓝雨众人心里苦,叫一声汪,满嘴狗粮。

 

“队长队长你说我拍广告穿这身衣服怎么样啊?”

 

“少天穿什么我都喜欢。”

 

蓝雨众人:汪汪汪。

 

07.

 

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开始把他们当作一对,然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还有一层窗户纸未曾戳破。

 

新赛季开幕式确定出场顺序,这两位许久未曾脸红过的正副队长难得的出现了分歧。

 

黄少天想要第一个出场,而喻文州则坚持排在后面。

 

眼见其他队长们走马观花似的挑走了前几个出场顺序,再看看身旁还是稳如泰山的男人,黄少天不高兴的别过了头。

 

眼见自家副队急了,喻文州立马开口安抚。

 

“好好好那我们挑剩下的里面最前的一个,第七,挺好的,上帝七天造人,我们第七个出场,上帝这赛季肯定会保佑我们。”

 

“看不出来啊。”黄少天哼哼两声,“喻文州你还信教啊。”

 

喻文州一愣,看着眼前鼓腮噘嘴,翘腿抱胸,用生命诉说不满的黄少天,忽的展开眉眼笑了开来。

 

“少天,你这是吃上帝的醋了吗?”

 

回答他的是黄少天的一脚。

 

“嘶。”喻文州揉了揉被踹的地方,拉起黄少天的手放进自己手心里。

 

他认真的看着黄少天,牵起他的手在指尖轻轻一吻。

 

“我没有宗教信仰,唯一信仰的就是荣耀。”

 

他顿了一下,又溢满温柔的继续回答。

 

“不过现在看来,还要加一个。”

 

“信仰这玩意儿还带加的??”黄少天质疑,“那另一个是什么?”

 

“是你。”

 

08.

 

很久以后,电竞之家采访了这对全联盟率先公开出柜的情侣。

 

彼时早已功成身退的他们,眼里依旧如同当年一般藏着光芒。

 

那是永不落幕的荣耀。

 

“那么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想和对方在一起呢?”

 

喻文州用一贯温柔苏死人的声音,轻笑着回答,“因为他很值得被喜欢。”

 

受到暴击的女记者捂着心口,把话筒转向了另一个主人公。

 

黄少天吃味的瞪了自家对象一眼,恶狠狠的回答:“因为他特别讨厌,讨厌到我想看看,他到底能有多讨厌。”

 

09.

 

——如果被自己视为对手的人掰弯了怎么办?

 

——办他。

评论 ( 1 )
热度 ( 109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