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云武】取次花丛懒回顾

云武 取次花丛懒回顾

我爱码字,码字爱我。
----------

01.

云梦渐渐有些失望了。

她已经在这人满为患的金顶趴了小半小时了,可任她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她,好似她根本不存在一般。

云梦悠悠地叹了口气,暗道实在没人了就自己爬起来好了,拍拍尘土还是一条好汉。

一起来的师姐笑她,怎的,今日失手了?

云梦抬起头,自下往上的看去,金顶温和的日光轻轻柔柔的贴在师姐脸上,衬得本就莹白如玉的肌肤更显通透起来。

只是仔细瞧了瞧,那胜雪的脸上却掩了两抹嫣红,跟着,阳光也似有所感的打在了师姐身后人的身上。

想蹲道长的云梦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武当的服饰。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没等到回答的师姐开始和那位武当打闹起来,金石美玉,良人才女,端得一番风流景象。

趴在地上的云梦没忍住,“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02.

云梦是真的意外。

她本以为今日金顶之行不会有收获了,哪成想在冰冷的地上趴了半小时后还真有人来救她。

更重要的是,救她的人是此行心心念念的道长。

云梦的心乍的跟身下被捂良久的大理石地板一样热络起来,她仰起头,努力露出一个被祖师每日强调的,矜持的微笑。

“啊!!!!!是道长!!!!”

03.

沉迷和自家武当打情骂俏的师姐被这声吼一惊,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正趴在地上苦蹲道长的小师妹。

急急忙忙的从人群中如穿花蝴蝶般寻找,终于在金顶下的正正儿中心见到了云梦。

见云梦还好好活着没被人杀,师姐长松一口气,转而放松的靠上了紧跟着寻来的自家武当身上。

日头渐上,看着在阳光下打坐的两人,师姐情不自禁的露出了老母亲般的微笑。

一只云鹰停在了师姐面前,素手一点,信里就显露出了云梦如蚯蚓爬的字迹。

——师姐,我好喜欢这个道长啊,我就蹲他了!

04.

师姐自是不信,自家这个小师妹她是在太了解不过了,上房揭瓦,追鸡捉狗 ,藏树上用松果扔过路的师姐妹,什么事儿都没个定性,天天想着怎么调皮捣蛋找新鲜玩意儿,就连练功都是祖师追着赶着逼着喊着练上来的。

想到什么,师姐叹口气,幽幽看向正趴在地上一脸憧憬地望着道长的师妹。

能把那样端庄优雅,心如止水的祖师折腾成满脸灰尘,发鬓凌乱,头上插着稻草,黑着脸回屋的小师妹,也当真是个人才了。

尽管师妹长大后不常在门里惹是生非了,可这技能点仿佛歪彻底了一样,天天搁外面沾花惹草,左调戏一下少林的小沙弥,右逗弄一下暗香的美师弟,直把人逗弄得脸红心跳,或是和尚慌乱的拨弄着念珠道“施主不要”,或是被暗香恼羞成怒的男弟子一路从金陵追到江南。

想到这,师姐又叹一口气。早知道这次就不带师妹来金顶了,天知道师妹的小脑袋瓜里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05.

“道长道长,你为什么长得这样好看啊?”

“道长道长,你人真好!”

“道长道长,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道长道长……”

听着云梦这一声声的“道长”,师姐越发心惊胆战。

这丫头又想作甚么幺蛾子?

莫不是这次真打算招惹这道长?

要是这次小师妹惹恼了武当的人,自己回去怎么跟祖师交代?

师姐纷乱的心思云梦自是不知道了,此时她正喜笑颜开的看着对面道长在自己的袭扰下,终于有了反应。

“一心求道,莫再扰了。”

“呜。”云梦哼唧一声,“道有什么好求的呀,不如求我。”

坏了。旁观的师姐暗叫不好,素手悄悄摸上了灯笼杆,一双妙目乱晃,思考着待会带着战五渣的师妹要如何逃走。

“贫道不给嫖。”哪成想当事的道长却稳坐如山,神色未动的回答。

“我没……”云梦正欲开口,就见对面一脸淡漠,眉眼如松的道长站了起来,轻拂了一下身上的道袍。

“伤好了。”

“啊!谢谢道长!”云梦初醒一般惊叫出来,蹦蹦跳跳的就想往道长身边凑。

“道长道长,给个抱抱嘛。”

道长身形一动,转眼就离云梦一臂之远。

“噗。”见道长并未恼怒,只是离得远了一点的师姐忍不住笑出声,故意当着小师妹的面,转身对自家武当伸出手。

“我要抱抱。”

“好。”武当从善如流的伸出双臂将人抱起,温柔的对师姐笑道:“只抱你。”

目睹全程受到暴击的云梦一不小心又没忍住,“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06.

直到坐上了灯船云梦也不敢相信,邀她同坐的竟然就是刚才那个神情淡漠的道长。

她稳了稳心神,努力忽略对面道长一直端正看着自己的眼神,嬉笑道:“道长道长,你怎么想起邀我同坐呀?”

道长还是一副不悲不喜的样子,虽然是在看着云梦,却跟看一件物件没什么两样,听闻此,也只是云淡风轻的回答。

“看你喊了这么久,白给你嫖。”

云梦登时眼前一亮,“白嫖一辈子的那种吗?”

道长的眼皮动了动,似是想翻个白眼。

“就嫖一下。”

哪成想听到了这句话的云梦一下子跳出了灯,惊得道长立马跟着飞身而下。

“你这是作甚么?!”

云梦委屈,赌气的杠回去:“不嫖你!谁想嫖你啊!”

道长并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其中的逻辑,他看着眼前倔强的仰起头看着自己,眼眶微红的云梦,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

“那你一直找我说话?”

“我是撩你啊!想撩你啊!!”云梦气急的跺脚,“谁想嫖你了!我是很认真的想撩你啊!!!”

话音一落,空气忽的安静了。

云梦也不说话了,就这么仰着头,静静的看着他。

半晌,道长张了张口。

“你……现在撩不动我。”

云梦抿了抿唇,反问,“那现在,有其他人撩得动吗?”

“撩不动。”

“那你让我先排个队好不好?”云梦轻声问,“等我到撩动你的那天。”

道长又沉默了一会,叹息一般地回答。

“好。”

07.

门里的师姐妹们惊讶的发现,云梦最近变得安分了起来。

磨药的时候不会再有人的钗子莫名消失,散下一头长发,泡澡的时候,也没有人好端端的衣物变成了比基尼。

只有那天的师姐看着专心练功的小师妹叹气,她倒宁愿小师妹如从前那般调皮捣蛋,风流快活。

——情之一字,难避难闪,道阻且长,崎岖坷坎。

那样风流潇洒,天真活泼的师妹,希望最后尝到的,不是生离之苦。

08.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云梦始终未曾再出过山谷,也不再调皮闹事,只潜心修炼。

知情的师姐曾问过她,“你和道长的那个约定,究竟是什么时候?”

彼时正研究药经的云梦微微一笑,气质悠然淡雅,令师姐经不住怀疑年少不过南柯一梦。

粉唇轻启:“五年盛会。”

五年一次的各门聚会,除了由来已久的门派比拼,近几次还增添了游园活动,而那时,便是他和她约定的,‘那个时候’。

练武修心,她相信自己已经足够好了。

三月二十,她来了。

09.

今年的盛会上,各门弟子都在说着一位年轻的侠女。

出身云梦,不仅医术高明,修为更是不差,武会上一路过关斩将,更重要的是人也长得漂亮,不知道引了多少各门的师兄弟倾慕。

“哎师弟师弟,你听说了云梦那位弟子了吗?哎哟我刚去看了,玉面玲珑,气质典雅,真真儿是个妙人,对了,她还是你最后决赛的对手呢……”

云梦吗……

这几日来除了比赛一直闭门不出的道长微微动了动,不知想起了什么。

10.

云梦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道长,神色有些复杂。

五年之约,本以为会是自己在之后的游园上寻到他,哪成想命运这东西这么玄妙,竟然在场上就碰见了他。

只是……

她咬了咬唇,不想放水。

她想让他看看,如此优雅强大的她,能否,撩得动他?

灯笼微微抬起,一道剑气却陡然袭来。

道长,先行发难。

云梦狼狈的左闪右避着,见缝插针的想要进行反击。

一个轻功跃起,转身准备拿起铃铛的云梦,却蓦地对上了一双眸子。

一双无悲无喜的眸子。

刹那间,云梦仿佛听见了谁轻轻的呢喃。

“一心求道,莫再扰了。”

眼前陡然一黑。

11.

云梦哭得很伤心,她好久没有哭过,更别说这么放肆的哭过了。

端着药碗跟随而来的师姐妹们无奈的互相看看,最后学着云梦的样子,坐在了花丛里。

那场决赛,云梦败了。

师门里也没人想怪罪云梦,毕竟是一群女孩子,来去祖师只要她们能保护自己,开心快乐就行,不曾对她们有过太多要求。

可云梦实在太伤心了,伤心得连戴了这么多年的,端庄典雅的面具都崩不住了,一下子变回了当年那个单纯稚气的小师妹。

刚一醒来就追问结果,知道输了之后就安静的坐在床上,也不吵不闹,只不停地掉眼泪。过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推开药碗跌跌撞撞的就冲向人烟稀少的后山,见没别的人了,才终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相反师姐妹们却放下了心来,这么多年了,若是刚开始还以为小师妹只是新鲜劲儿上头,到后来,几乎同辈的师姐妹们都知道了那个“约定”,也都知道了……那位道长。

她们自是知道小师妹并不是为了比赛哭,小师妹只是难过,难过努力了那么久的自己却没有完美地让道长看到,难过自己在道长的心里还是如当年一样的,激不起一点涟漪。

她们心疼逼了自己那么久的小师妹,如今看着她终于哭了出来,小师妹也终于又变回了小师妹。

“丫头乖,师姐们给你去暗香绑个漂亮的男弟子回来陪你玩儿怎么样?”

见云梦已经哭得开始打嗝,师姐妹们连忙凑上去,抚背的抚背,顺气的顺气,摸头的摸头。

“不喜欢的话咱们就去拐个和尚,喜欢哪个逗哪个,想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实在不行,咱们弄个比武招亲。”

“可以可以,我看行。”

“就是,如今师妹风头正盛……”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想要转移小师妹的注意力。

然而云梦却突然看着某处怔楞起来,似是不敢置信。

师姐妹们跟着回头,就见一位身着白袍的道长,逆着夕阳,轻点着花朵向此而来。

道袍翻飞,发丝如瀑,如此瑰丽,如此惊艳。

围成一圈的师姐妹们不自觉地向后退去,为他让开一条路。

他在云梦面前停住,蹲下身子,伸手拭去还停留在云梦脸颊上的泪珠。

不知道是因为夕阳的映衬,还是本就情深,云梦呆呆的看着道长盈满温柔的眸,带着浓浓的鼻音,如同不安的幼猫一般提问,“道长你,嗝,怎么来了…”

“来找你。”

云梦不知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流了下来。

“我……我撩不动你、嗝…”

“没有。”道长轻轻地环住云梦颤抖的肩膀,“你撩动了,没人插队。”

“你…嗝、你不是……一心、一心求道吗?”

“对啊。”

“我的道,可不就是你吗?”

12.

据说隐于山谷深处的门派之中,有一个调皮捣蛋的弟子。

她经常捉弄师姐妹,到处惹是生非,有时候甚至还要自己的徒弟们替自己处理后果。

可大家都真心喜欢这个武功高强,医术高明,虽然调皮捣蛋却心地善良,单纯稚气的调皮鬼。

“今天又要去华山打人?”浮生树上,一身道袍的男子宠溺的捏了捏晃荡着双腿的云梦。

“对啊。”云梦抽抽小巧的鼻子,理直气壮的回答:“我对我们家的弟子捣蛋可以,别人,不行!”

“好。”道长伸出双臂,一把抱起云梦,运起轻功向远处掠去。

13.

云梦从来不知道,在她请道长等自己到撩动他的那天的那个时候起,道长那颗坚如磐石的道心,就已经被撩动了。

14.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