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荣耀镇】【喻黄】神偷

荣耀镇 喻黄 神偷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520来吃糖吧٩(ˊᗜˋ*)و
——————

01.

近日,江湖上盛传神偷夜雨声烦的下一个目标,将是荣耀镇仓库内保存的绝世神兵——千机伞。

一时间,荣耀府上下人心惶惶,生怕这千机伞就在自己当差时消失不见。

“叶大人,这千机伞绝不能落入贼人手里,一定要在夜雨声烦下手前把他抓住啊!”

“叶大人!这夜雨声烦心思深沉,无孔不入,需加倍小心。”

“叶大人……”“叶大人……”

“好了好了,本府知道了。”被唤作叶大人的男子从案前抬起头,撩了撩额前碎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修长干净的食指照着人头挨个点过去,叶大人头一歪,手指停在了侧边握笔含笑的人身上,满眼兴味地道:“文州,就交给你了。”

“好。”仿佛没看出叶大人的坏心眼,喻文州站起来拂了拂衣摆,双手抱拳行礼,“在下这就去。”

目送了青衫男子离开,安静一会儿的大堂立马炸开了锅,带刀女侍卫陈果第一个起了头。

“叶大人。”她抱了抱拳,不经意的露出腰侧的大刀。

“这夜雨声烦既有神偷之名,想必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让师爷一个弱书生去是不是太没道理了?”

“就是啊叶大人。”“就是啊…”

“扣扣。”清脆大声的叩击盖过了堂下的喧闹,见众人重新安静下来,叶修放下了手里轻敲的惊堂木,如方才一般懒散的身上却无端多了几分严肃。

“你们也太小瞧你们喻师爷了。”

“这神偷,让他去抓,是再合适不过了。”

02.

寒风入夜,除了零星的几盏灯火,镇里的其余地方都拢在漆黑的幕里。

安静,深沉。

一道黑影忽然从屋角上掠过,像是一个信号一般,准备了许久的主角终于登上了这为他准备的舞台。

奔驰,翻跳,从屋顶到墙角,从墙头到院里。

一切都悄无声息,寂寞的只剩下蝉虫在叫好。

“又是这么没挑战,看来什么荣耀镇根本就是在浪得虚名嘛,还以为会稍微难进一点,早知道这么无聊的话我就不来了,魏老大又骗人,不过千机伞还有点意思,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拿到了千机伞就又给我身为神偷的生涯添上光荣的一笔了,唉,怎么还没人能抓住我呢,不说抓了,见都没人见过我,说起来也是好笑,一群没见过我的人整天嚷嚷着要抓我,连我站身边了都不知道……”

“咻!”

“谁!”黑衣人猛地回头,蹑手蹑脚的靠近刚才发出声音的大树下。

离得愈发近了,大树发出“索索”的声音,接着,一道白影落了下来。

“喵~”

黑衣人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胡乱了揉了几把蹭他身上的白猫,带着几分嘚瑟的自言自语。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有人找得到我,要是真有人找到了,我黄少天就把头割下来给他踢蹴鞠……”

话音未落,就见树后走出一青衫男子,含笑道:“阁下此话当真?”

黑衣人的手当即僵在那里,看着刚刚还跟他撒娇的白猫一溜烟的向对面那人跑去。

03.

黄少天觉得此时此刻有点尴尬。

刚还日天日地的放狠话呢,转眼就灵验了。

怎么平日诅咒魏老大的时候没这么灵。

这下真被人给的逮个正着了。

不过这人还挺好看的哈。

黄少天这么想着,站起身来细细打量。

仿佛明了他的心思,被遮了整整一夜的月终于透了出来,光投在青衫上,添了几分飘逸。

面如冠玉的人也不恼,含笑着任他看,一双眼直直的望着黄少天,望得黄少天能清楚地看见那双眼中明亮的月光,和更明亮的自己。

不知怎的脸一红,当即想说些什么打破这寂静。

“你你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啊,想非礼啊?”

“哦?”青衫男子不自觉的带上笑音,“原来闻名天下的神偷夜雨声烦,竟是一个小姑娘?”

“呸!就你这细胳膊细腿儿,还想拿我的头踢蹴鞠?怕是连半斤米都顶不起来吧?”

“在下顶不顶得起来,等阁下到了衙门就知晓了。”

“就凭你还想抓我?告诉你,小爷我一个跟斗就十万八千里。”

“嗯,知道了,十万八千里。”

“靠你这什么态度!你可别不信!”

“我信,我信,只是说了这么久,阁下还能不能翻得动就是个问题了。”

“什么?”黄少天暗自运了运气,惊愕的发现自己浑身竟然动弹不得。顿了顿,半晌悲愤地对着眼前人大喊:“你下药!!你耍赖!!!”

喻文州也没料到这神偷酝酿这么久就冒出这一句话,失笑的摇摇头,安抚道:“你别急,过会就解了。”

“你这样根本不是君子所为!!下三滥!!!”

“既然这样那我问你。”喻文州严肃起来,“你偷窃他人之物,就是君子所为了?”

“这、这……”

“我再问你,你既有一身好本领,不说是报效朝廷,也不谈造福百姓,至少不应该为祸世人,让人为此受难。”

“可、可我偷的都是富贵人家。”

“富贵人家为何富贵?贫苦人家又因何贫苦?有些人不学无术,穷困潦倒,有些人兢兢业业,才富甲一方。”

“但是,也有些人发不义财啊!”

“何为不义财?不是自己应得的就是不义财。他们奸淫掳掠,欺上瞒下得到的是不义财,你劫富济贫让人不劳而获的就不是了?”

“……”

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黑衣人的脑袋,将腰间袋子里的白色粉末顺着洒下,“我不知道你为何会走上这条路,可既然有了神偷之名,为何不做一些神偷之事呢?”

“可偷东西……”黄少天动了动恢复的手腕,疑惑地看向喻文州。

“那是看偷什么了?比如……那些发不义财的人的账本?”

“嘁,你该不会想让我弃暗投明,替官府办事吧?”

“或者,你可以投奔我?”

“想得美。”黑衣人跺跺脚,一个翻身上了屋顶,似乎想到什么,他转过身大声提问。

“喂——你谁啊。”

“在下是荣耀衙门里的师爷,喻文州。”

“哦。”黑衣人挥挥手,“记好了,小爷我叫黄少天。”

04.

翌日,日头渐亮。

正打开门准备去往后厨的喻文州收回了迈出的脚。

天光下,一向慵懒的叶老爷单手拖着盘子,另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叶大人起得真早。”

“嗯。”叶修敷衍的举了举手,“你也早。”

等了一会儿,见没了下文,喻文州只好又笑着问:“叶大人是专程来给在下送吃食的吗?”

“啊?对,给你。”

“叶修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嗨早这样不就好了,一口一个叶大人的,根本听不出来我们之间的亲密。”说着,也不管屋主人的反应,直接窜进屋里找了把椅子坐下。

像是习惯了一般,喻文州也没管这位自然得像是在自己房的客人,毫不客气地直接揭穿他的目的。

“为了那小子来的?”

“是啊,你也知道,孩子大了管不了,老魏又一把老胳膊老腿儿了,禁不起折腾,这不,就想找个法子把他弄我这来。”

“我看他挺单纯一人。”

“可不,就是有点倔,认准了什么都不撒手,而且傲气的很。”

“傲气?”

“对,所以得找个人让他服。”

“嗯……”喻文州垂下眼,“服过头怎么办?”

“什么?”叶修没听清。

“没什么,讲完了没?”

“完了。”

“那就滚。”

“文州你怎么还这样,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脾气爆得不得了。”

“跟你们这种人说话,客气了就得吃亏。”

“哎怎么这……”

“砰。”

荣耀衙门的早晨,一如既往的安静。

05.

又是夜,一青一黑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第一次被定住的时候,黄少天确定是因为那只白猫身上被下了什么药,才导致自己中招。

可是这一次他已经小心提防了,也没见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却还是被定个正着。

而且,这人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会从这边进来的!!

“荣耀衙门一共有十一处拐角,其中三处外是河,五处内为捕快夜宿处,剩下的三处内只有两处离仓库较近。”

“还有疑问吗?”喻文州看向黑衣人,嘴角不自觉的染上笑意。

“没了!!”黄少天羞愤欲死,自己知道哪处容易进来,别人肯定也知道在哪里防守,这么简单的事……

“不过,其实我在每处都设了陷阱,不管你从哪里进来都一样。”

……“那你刚刚说那么一大堆干嘛!!”

“哦那个啊。”喻文州笑得人畜无害,“我随便说说的。”

“怎么?还是想偷千机伞?”

“呵,神偷可不会放弃。”

“世人皆传千机伞为能公苏沐秋的绝世之作,却不知这只是苏沐秋为友人打造的一把独一无二的武器,除那人之外,任何人拿到也只不过一柄榔头而已。”

“……”

喻文州将手覆在黄少天背心处,用内功化开药劲。

“你走吧,再有第三次的话,就真不放过你了。”

见人不动,喻文州疑惑地问道,“怎么?还真想被抓?”

“你为什么不抓我?”

“嗯?”

“你为什么不抓我?”

“这个嘛。”喻文州状似认真思考了一番。

“你听说过七擒孟获没有?”

“没有。”

“……你走吧,别回来了,多读点书。”

06.

“夜雨声烦来了!”“夜雨声烦来了!”

亮堂的灯笼如同游龙一般在走廊穿过,嘈杂的人声惊得喻文州一个鲤鱼打挺就披上衣物出了屋。

夜的漆黑早已被驱开,捕快手中的灯笼照亮了一切,喻文州循着最亮处走去,忧心忡忡。

他本以为今夜黄少天不会再来了,毕竟飞贼从不会在一个晚上进同一个目标家两次。

没想到倒是失算了。

只是这荣耀衙门的陷阱阵法绝不是外面那些人家能比的,轻则预警,重则丧命,也不知道黄少天到底在哪,是不是去了那种能让人丧命的禁地。

灯火在仓库前汇成了一条河,喻文州隔着灯河相望,望向河另一边的黄少天。

还好,没少胳膊腿儿。

而站在仓库顶上的黄少天看见他眼前一亮,兴奋的挥了挥手。

喻文州拨开人群向他走去,灯河被从中截断。

“你这是做什么,怎么又回来,真想死?”看着笑嘻嘻从屋顶落下的黄少天,喻文州真想一把药粉把他定到天荒地老,省得让人提心吊胆。

“我这几天来荣耀镇,听了你说的那些话一点东西都没偷,手里头有点空。”

“所以呢?手头空你可以找我借,打仓库主意做什么?你明知道我什么都会借给你的。”

“真的?”

“嗯。”

“那我最近手头有点空,能不能借你的手牵牵?”

“嗯?”喻文州笑起来,装作不懂。

“什么意思?”

“弃暗投你啊。”

07.

“叶修,给你带回来一个真正的神偷。”

“我是让你把他带回来,可没让你把他带走。”

“他没走,他以后就住这了。”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对。黄少天看着灯火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喻文州,心里小声地反驳。

你才是真正的神偷。

08.

我想偷走你的心。——天下第一神偷顿首。

评论
热度 ( 26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