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谣言止于在一起

喻黄 谣言止于在一起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521也来吃小甜饼吧٩(ˊᗜˋ*)و
——————

01.

不知道从何时起,黄少天发现了喻文州的一个秘密。

一个惊天动地,男默女泪的秘密。

他觉得,喻文州好像喜欢自己。

而且最近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了。

02.

黄少天从来都不是一个能藏得住事的人。

或者说,遇到这种跟竞技无关的情感问题的时候,妖刀那一向机敏的大脑就彻底死了机。

他需要一个参谋。

03.

再一次被黄少天抓住进行深夜陪聊服务的郑轩内心是崩溃的。

上上上次,他被迫听完了黄少天对于直男和gay界定模糊的看法。

上上次,听完了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心路历程。

上次,听完了黄少天长达三个月的暗恋体验。

而这一次,再一次沐浴在熟悉的语癖和唾沫星子下的郑轩深切的明白了,什么叫不疯魔不成活。

三小时后。

“所以?人家喻队就是多照顾了你一点,你就觉得人家喜欢你了?”

“话不能这么说。”一脸期待的黄少天秒变不赞同,“如果不是喜欢我的话,干嘛老是照顾我?”

“旁友。”郑轩睁着一双死鱼眼,生无可恋道出真相:“你不觉得整个队就是因为你最不省心,所以队长才最照顾你吗??醒醒吧黄少,队长要是喜欢你我就把账号卡吃下去。”

闻此噩耗的黄少天呆了一秒,满脸痛苦地捂上了耳朵。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好好好你不听你不听。”郑轩一步跨过地上拦路的条状物,飞快地拉开门闪了出去,“两点了我回去了你晚安。”

“哎…”

无情关上的门阻断了余音。

门外,看见来人立刻清醒了的郑轩,顶着喻文州微笑的脸庞僵硬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冷??

04.

天,蓝蓝的。

云,白白的。

太阳,红红的。

蓝雨食堂,吵吵的。

“前辈。”卢瀚文把头凑近同桌身边,小声的说着话,“你觉不觉得队长这几天心情好像不太好啊。”

“岂止是不好,简直是气炸了。”

“哎?前辈知道什么内幕?”

徐景熙左右看看,学着卢瀚文的样子把头凑过去。

“我问你,你对喻黄怎么看?”

“前辈也看本子吗!!”

“开玩笑喻黄本这么甜!等等,小卢你可是未成年……”

“队长这几天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这个嘛,你还记得那天郑轩顶着两个黑眼圈来训练吗?”

“嗯!不就是从那天开始郑轩前辈就被队长罚得死去活来了吗?”

“那天的前一天晚上,我亲眼目睹了喻队亲眼目睹郑轩从黄少房里出来。”

“!!!”

“还是凌晨两点,嘴里还叨唠着什么‘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哇!信息量好大!然后队长就开始天天罚郑轩了?!”

“可不。”

“难道队长真的喜欢黄少?”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还以为是本子看多了有滤镜,可这件事让我真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我好激动啊怎么办前辈!!”

“嘘!可别传出去了。”

“了解了解。”

05.

沃·叽寄说过,永远不要相信男人的破嘴,即使他还未成年。

不到一个下午,“喻文州可能喜欢黄少天”这句话就被广大围观群众译出了“喻队长想潜规则黄少天”“喻队长和黄少天已经在一起了”等多个不同的版本。

“哎你听说了最近那事吗?”

“正副队长那件?我知道我知道,喻队其实是黄少竹马,结果长时间没见黄少没认出,一气之下就隐瞒身份和黄少进了一个战队!!”

“你那几几年的消息了,黄少和喻队都领证了好不好。”

“哎真的?!”

“当然……”

脚步声渐行渐远,兴奋的人声也消失不见,躲在厕所隔间的黄少天捏了捏拳头,强忍羞愤。

“妈个巴子的郑轩,这几天没被队长罚够是不是!!”

“咳。”

卫生间里突然传出的咳嗽惊得黄少天腿一抽,条件反射的就想跳起来,随即又意识到了还有人存在,甚至还跟他一样听到了刚才外面人的讨论,当即尴尬得要死,收回了腿,像受惊的鹌鹑一般低着头试图假装自己不在。

“叩叩。”

被准确堵住的黄少天无奈的拉开了门,看见来人的一瞬间,他开始希望自己从没出生过,或者立即去世。

“经、经理好。”一向口齿伶俐的黄少天打着结巴。

“呵呵黄少放轻松,这种谣言不要放在心上,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只是小事而已,可别崩了。”

“好、好的。”黄少天毫无灵魂地跟在后面洗手。

“这就对了,我也跟文州谈过了,这种谣言涉及你们双方,我让文州找你当面谈谈,估计晚点他就来找你了。”经理擦了擦手上的水,笑眯眯的拉开了门。

“年轻人,要加油哦。”

“咔嗒。”门应声关上。

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里也有扇门,“咔嗒”的关上了。

06.

夜。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丧失了思考能力的黄少天满脑子只剩下了这九字真言。

从晚训结束一直到现在,他已经保持这样的状态半小时,并且看起来还有延长的迹象。

黄少天满心纠结,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试探机会,可又怕结果真不如自己所愿,但又担心不试探的话,就真的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这种如每夜等待万岁爷翻牌之后决定是否侍寝的宫闺之感,跨越千年的呈现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难得的在竞技以外的地方用上了被封为妖刀的敏锐的黄少天默默唾弃自己,之所以会既期待又害怕,既想试探又想装聋作哑,全不过是因为自己并不是结果的主导者罢了。

在场上敢于抓住机会,是因为他知道那真的是机会,纵横职业赛场这么多年,黄少天对此的判断有着十分的自信。

可这一次就不敢确定了。黄少天从没谈过恋爱,更别说知道怎样撩汉了,起码到现在看来,自己只一直在一厢情愿。

“叩叩。”

“少天是我,能开门聊聊吗?”

来了。黄少天深呼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队长,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笑嘻嘻的提问。

“最近有谣言说我喜欢你,你听说了吗?”余光瞥见人抓着门框泛白的指尖,喻文州微微牵起嘴角。

“啊这个啊,我当然知道啦,不过队长你也说了是谣……”

“我是来澄清一下的。”

“啊嗯……”

“这不是谣言。”

“当然我又不会当真……啊?啊?!!”

喻文州轻轻掰开黄少天用力抓着门框的手,放进手心凑近亲了亲颤抖的指尖。

“这是真的。”

07.

很久以后,久到喻黄双方父母终于都接受了他们的感情之后,这两个虽然不再年少,却依旧未减轻狂的夫夫,在某大型网络直播现场当场出了柜。

“职业选手最专业的就是游戏了吧,那么各位职业选手日常也会玩儿其他游戏吗?”

“会的。”“会。”“会。”

“那如果用一款游戏来形容一个人的话,就是在在场的人当中选一个人,用一款游戏形容一下,黄少先来。”

“我啊?那我选队长!队长的话,应该是阴阳师吧。”

“为什么呢?”

“因为只有像我运气这么好的人,才能得到队长这样的ssr啊。”

“啊哈哈,看来黄少真的很喜欢喻文州这个队、长哈,那么喻队选谁呢?”

“少天。”

“哇哦,那喻队打算用一款什么游戏来形容黄少呢?”

“我的世界。”

08.

枪淋弹雨:我觉得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