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武华】作者就是要身体“力行”

【武华】身为作者就是要身体“力行”

天呐我居然想不出什么题外话了
——————

01.

华山第一次听说武当大佬是在初入江湖的时候。

彼时的他还很单纯,很天真,一心向往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

直到他一脚踏进了茶馆,被迫听说了武当大佬的故事。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江湖是每个人的江湖。

里面不仅有侠肝义胆,还有为非作歹。

02.

华山其实挺不理解武当大佬的。

人帅,修为高武功好,放哪都是一风流人物。

怎么就偏偏喜欢路见很平打个劫呢?

武当又不像华山这么穷。

赶着马车的华山摇摇头,觉得这个武当大佬一点也不像是武当出来的人。

不过自己也不像华山出来的就是了。华山想了想,起码他身上没有皮得要死这个华山特质。

除了没钱。

03.

一说到钱华山就委了。

委屈的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穷是华山最大的特质了——

这钱也太特么难赚了。

每天累死累活的跑商,赚的钱被奸商想方设法的扣。

更不说还要日常上交师门,争取早日还钱。

身上常年只余几个铜板的华山心里苦。

在得知那位传说中的武当大佬跑到他们这地界之后就更苦了。

希望别和武当大佬碰见。华山暗自祈求祖师爷保佑。

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个战五渣能刚得过那位大佬。

04.

当一件事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发生的时候,就有百分之百的几率发生。

比如有可能被打劫的时候,他就一定会被打劫。

比如打劫的那个人有可能是武当大佬的时候,他就一定会是武当大佬。

华山委屈的双手抱膝,眼看着武当大佬清点银票的手上下飞舞。

噫呜呜噫,辛苦一天的钱没了,上交师门的钱没了,交给奸商的钱没了,还要被倒扣钱。

钱钱钱,想要钱啊呜呜呜。

可是根本打不过啊嘤嘤嘤。

华山捂着滴血的心口,目送武当大佬心满意足地离开。

一想到以后还有可能碰到这位大佬,华山心就抽抽的疼。

不行,说什么也得惩罚一下这个武当。

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广大跑商群众!

华山握了握拳,眼神充满了坚定。

05.

最近金陵城内多了一位神秘的“太太”。

他写的每一篇文都肉香四溢,令人流连,堪称一绝。

只是其主角总是一个风流倜傥,帅得一匹的——武当。

是的,武当。

细心的广大群众发现,这位被太太写进文的武当,有那么一丝丝眼熟。

好像,貌似,似乎,特别像那位臭名昭著的武当大佬。

哎哟,不错哟。

一时间,江湖儿女奔走相告,销量直线上涨。

哼写写写,打不过你还写不过你吗,让你抢我钱,让你抢我钱,坏武当,写死你的小黄文!!

上好的雅间内,华山奋笔疾书,化悲愤为文力。

“哎呀太太您可真是活财神,云梦那边又加定了一批,马上要呢。”

大腹便便的商人搓着手撞开了门,瞧见华山认真书写的样儿,立马收起笑眯的眼,屏住呼吸,踮起脚轻轻退了出去,末了,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可不能打扰了活财神创作。

06.

华山第一次发现原来钱是这么的好赚。

只要写小黄文就可以足不出户的赚大钱。

华山清点完银票,对商人点了点头。

虽然开始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武当大佬了。

即使会打劫别人,但好像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

还有别人跑商治病的钱也没要,甚至还倒贴了一些……

而且人还挺好看的……

华山抓了抓头发,小心翼翼地告诉商人自己到了瓶颈期。

07.

商人是被剑的寒光冻醒的。

夜如峭冷,商人一睁开眼就对上了黑暗中的一双眼眸。

“那个人在哪?”

“sh…shei…谁?”

握剑的手似乎抖了抖,在商人惊恐的眼神中,吐出了两个字。

“太太。”

“啊啊啊他、他是个华山,就住茶馆的天字号房。”

冰冷的剑突然消失,窗不知何时大开。

比剑还冷的风灌了进来,床上大汗淋漓的商人喘着气,却觉得暖和了许多。

去往茶馆的剑客想起了什么,牵起嘴角柔和了双眼。

华……山?

是那个华山吗?

08.

武当确实是从没见过这么乖巧的华山。

以往遇见过的华山,不说没皮没脸,但也绝对称不上乖巧。

偏偏这个华山当真乖巧得不行,自己打劫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华山就乖乖的下了马车,抱着腿坐在一旁。

虽说那一瞬间的失色应当是认出了自己,可别谈反抗了,安静得一句话都没说,简直不像骚话连篇的华山。

还有那委屈愤愤的小眼神,撅起的水润润的小嘴。

啧,人间美味。

看来得回去跟掌门要间婚房了。

09.

要不是萧居棠哭着上山说他的话本卖不出去了,自己还不知道华山搞出了这么多事。武当倒挂在房檐上,看着屋里熟睡的华山。

警觉性这么差,难怪当初不敢反抗。

嘶——武当心里突然倒抽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不敢反抗”这四个字。

好容易做好心理建设,武当一个翻身落进屋里,摆出个帅气的姿势等待发问。

……

武当无奈地拿剑敲了敲桌子,满意地欣赏起了床上的华山如动物幼崽般懵懂的表情。

“你……你”

我,嗯,我。

“你……哈——”华山打个哈欠,终于补完了剩下的话。

“你是谁啊?”

武当忍着立马扑上床的欲望,慢慢走近了华山。

看到华山瞬间清醒的样子,武当勾起嘴角,“认出我了?”

“嗯、嗯。”

“你、、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儿?”

“写了那么多小黄文,自己是不是也该来实践一下了?”

评论 ( 9 )
热度 ( 201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