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昊翔】不良破晓

【昊翔】不良破晓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又是想不出题外话的一天……
——————

01.

在第三十六次和某人“巧遇”之后,孙翔终于意识到了他是来真的。

这个认知让孙翔颇为烦躁。

事实上,自己不过是看不惯有人欺负同学罢了。

哪成想这种路见不平的行为犹如小妖精一般成功吸引了带头人的注意。

孙翔就这么吸引到了唐昊的注意力,在这个不良带头堵住他的同学的时候。

虽然他很自信能够对付得了这些校园里的混混,但现实并没有给他显露的机会。

不到万不得已,孙翔也不想展现出自己丰富的打架经验。

这也是唐昊强行巧遇了这么多次,把他的同学吓得远离他,却也还毫发无损的原因。

一旦交手,所有人都会发现他的身手并不是诸如跆拳道、截拳道被系统训练出来的套路,而是一种毫无章法,完全不讲理的,以拼命的姿态去跟人对抗的街头风格。

那是无数次被群殴后反抗所磨砺出来的凶猛。

那是孙翔最黑暗,最绝望的,过去。

02.

孙翔永远也忘不了初中时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

上课接嘴,染发,和同学们称兄道弟打抱不平,成绩却从始至终的漂亮,更别提天生就一副令人好感up的漂亮样貌。

被接嘴的老师们也只是无奈地笑着摇头,都只道少年活泼。

那时候的他是全校最瞩目的人物,所有人都想和他做朋友。

直到保送考前夕,他被爆出是同性恋。

所有的的鲜花,掌声,簇拥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疏远,白眼,和无孔不入的谩骂。

少年怎能承受如此大的落差?孙翔以沙塔崩塌的速度崩溃着。

那一段时间,他浑浑噩噩,任凭众人的推搡辱骂,躺在地上感受着拳打脚踢,感受着痰水从脸颊慢慢滑落,划过精致漂亮的锁骨,最后消失不见。

如果流泪的话,也是这么落下,然后消失不见的吧?

孙翔眨眨突然模糊的双眼,透过时间的恩赐,看见了自己曾在这个巷子里骄傲的样子。

他带着同学赶跑不良,把被欺负的同学从地上扶起来。

他不记得当时身后站了多少人,也不记得扶起过了多少人。

只是现在,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现在呢?默默忍受的孙翔终于流出了眼泪,泪水顺着痰水经过的痕迹,从脸颊到锁骨,最后消失不见。

那些曾被自己扶起的同学没有来扶自己,那些曾站在身后的兄弟如今只沉默不语,只有那些不良们一如既往的在这小巷里殴打着别人的肉体,不过这一次的对象变成了自己。

泪水沿着痰水的痕迹流,不停地流,像是要把那恶心的污渍刷洗干净。

恍惚中,孙翔感到有人扶起了自己。

透过朦胧泪眼去看,是个耳洞处流着血的少年,带着灰色的耳钉。

那少年努力装作凶猛,略显底气不足的声音暴露了他只是一个新晋不良。

“躺着有什么用?站起来!”

孙翔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突然看见了那个曾经扶起过不少同学的自己。

“他”站在自己面前,说出了那句用不良的口头禅激励别人的话。

那个带灰色耳钉,耳洞处还流着血的“自己”对自己说。

“别让我再看见你。”

03.

看着第三十七次“碰巧”遇到自己的而打招呼的唐昊,孙翔强忍怒气。

忍住,不能毁了好不容易平凡的生活。

他已经不再光芒万丈,不想再承受非议。

他低下头,推推眼上笨重的黑框眼镜,匆匆走过。

他抓了抓自己柔顺的黑发,不再去想当年那个疯狂反抗,疯狂打架,一身脏污取得好成绩的自己。

他再也不想,回到当初的生活了。

他不想,和唐昊这样的不良扯上关系。

04.

孙翔捏着那张薄薄的纸,几乎要控制不住的颤抖身体。

保,送,填,表……

不,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了,这个学校没有认识自己的人!

孙翔深呼一口气,在看见班主任皱眉之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班主任一向不太喜欢自己,就算自己的成绩再好,也不喜欢。

班主任不喜欢没活力的年轻人。

不知是在抱歉还是努力说服自己,孙翔在心里不停地碎碎念。

那个活力四射孙翔已经被远远的埋葬在了过去。

只有现在的孙翔。

05.

在洗手间垃圾桶里翻出那张纸的时候,孙翔再也没法欺骗自己。

这个学校,有认识自己的人。

对“同性恋”三个字极为敏感的他,几乎是在看见露在外面的这三个字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对。

颤抖着展开,关键的主语曝光在灯光下。

“孙翔是同性恋。”

晴天霹雳。

06.

孙翔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隔间的,或者说他连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都不知道。

他只呆滞地走着,手里紧紧攥着那张纸,以一副扼住命运咽喉的绝望姿态。

身子突然一歪,恢复的些许神智让他听见了周围的对话。

“老大,那张纸不见了。”

孙翔不敢置信的回头。

唐昊向他走来,一把抢走了手里的纸。

“你……”

“嗯?”唐昊嫌恶的看着失魂落魄的孙翔。

“不是说了,别让我再看见你吗?”

07.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孙翔看着桌上的表格,不知道该不该填。

反正……总是会被取消资格的……

温柔清冷的月斜斜地挂在夜里,少年的呜咽却没人心疼。

08.

一整天,孙翔都不在状态。

为什么?为什么学校里还没有风声?

直到一天的学习结束,他才惴惴不安着,小心翼翼把报表送去了办公室。

孙翔简直快被折磨疯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顺利?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要名额下来的那一刻再说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希望……

他不知道再来一次的话,自己还能撑多久。

“孙翔?”班主任从后面赶上来,奇怪地看着他。

“外面那个人是等你的吗?”

夕阳下,一个少年逆光而站。

孙翔留下了泪。

光划亮少年的侧脸,让脸上的图案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阳光下。

那是一道,小彩虹。

09.

一道黑影挡住了阳光,一向嚣张的不良无奈地拭去他的泪水。

“说过好几次了,别再让我看见这样的你。”

泪眼朦胧中,孙翔第一次抬起头看向这个不良。

右耳上,灰色的耳钉反出一阵光。

10.

“你那是追人的样子?”脱下黑框眼镜的孙翔一脸惊异。

“你不是每次强行巧遇都对我说别让我再看见你吗??”

“我那是想让你想起来,哪里知道你看见我跑的比兔子还快,再说你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看见一次就……”

“就,怎,样?”孙翔微笑着反问。

“看见一次……就喜欢一次。”唐昊揉揉孙翔灿烂的黄发,“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滚!”孙翔比个中指,踏着上课铃离去。

课上,看着偶尔接嘴的黄毛,班主任笑着摇摇头。

11.

“来了?纸条你写的吧?”几天前的唐昊靠在洗手间,看着来人。

“我知道当年初中的事也是你做的,怎么?这次又想故技重施?”

“如果我真的想故技重施的话,那张纸就不会在垃圾桶里了。”来人踏出阴暗处。

唐昊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皱了皱眉。

“你到底怎么想的?”

那人牵起嘴角,眼底满是嘲讽。

“就是觉得,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真的?”

他拉开门,“人总是会长大的。”

唐昊上前把住门,沉声警告:“那你也别再出现在他面前,如果知道是自己帮助的人害的自己的话,那个傻子可受不住。”

“对啊。”那人点点头,抬脚走出去了。

“傻子。”

“那你又为什么这么帮他?”

唐昊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令自己和孙翔重逢的人,一步步远去。

“因为……”唐昊笑着大吼,不知道是在警告还是在回答。

“别再让我看到你。”

我被你扶起,也因你而改变。

12.

第九十九次“巧遇”,孙翔毫不客气的翻了个大白眼,在唐昊开口之前就果断回答。

“我拒绝。”

“好吧。”唐昊耸耸肩,“按照道理来说,你拒绝我这么多次了,我是该放弃了。”

“那,你,放,弃,啊。”孙翔微笑。

“可我是个不良。”唐昊得逞似的咧开嘴。

“我不讲道理。”

——————
因为最近看到了一个校园欺凌的实例,就觉得,不知道那些少年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我一厢情愿的认为肯定会后悔的,因为每个人都会长大,都在学着善良,都会因为一点点的温柔而爱整个世界,所以我写了这么一篇文章,被欺负的人会走出来,不知道的地方还有人在保护,欺凌者终究会醒悟,怀着对人的愧疚和被人温暖后的心脏更爱这个世界。

还说写不出题外话,这不写了挺多吗……

评论
热度 ( 22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