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武华】风流

【武华】风流

01.

华山是个师门脑残粉。

他觉得华山的门好好看,雪好好看,剑好好看,师姐好好看。

就连穷,他都觉得是师门独有的气质。

不到他们华山这个份上,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气质。

02.

华山是真的以自己是个华山为骄傲。

第一次知道无敌这个词的时候,他就到处跟人说,华山的弟子是最无敌的。

然后天天把手背在身后,做出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样子。

后来他又晓得了俊朗这个词,就又到处跟人说,华山的弟子是最俊朗的。

然后天天摇头晃脑的把刘海甩来甩去。

唬得师姐们一窝蜂的跑去问掌门,山上最近是不是发了狂犬病。

再后来,华山被师父一脚踹下了山,天天泡在茶馆里赚几个铜板,学会了风流这个词。

华山觉得好啊!妙啊!这个风流一听就特别棒!特别适合华山!

然后兴冲冲的把自己的签名由“无敌最俊朗”改成了“华山是风流的”。

第二天就跑茶馆里嘚瑟去了。

小二笑他,“你这风流这么文雅雅的两个字,配前面的“华山是”也忒不文雅了。”

华山一愣,也对,这不是显得他没文化吗?

他作为一个华山,要是没文化的话岂不是显得师门也没文化?

不成。

华山虚心的求教小二,想要一个文雅的签名。

小二点点头,学着文化人的样子指点:“‘天命’就是上天的命令,不如就改成‘天命风流’,意为,上天命你风流。”

妙啊!华山眼睛一亮,翻来覆去地嚼着这四个字。

我们华山,就是天命风流。

03.

华山最近发现,茶馆里多了个武当。

这个武当还挺奇怪,天天盯着自己看。

怕不是被我们华山的风流英姿迷倒了。华山心想,既然这么向往华山的话,自己也不好太过冷淡,免得吓跑了一个小粉丝。

思即此,华山向那个武当走去。

越走近,就越觉得眼熟。

敲!这不是那个神经病吗!

04.

在华山还很小的时候,还不能磨剑还债的时候,华山老是跟着师姐们去给武当送剑。

那个时候他就遇见了一个武当,一个傻不拉叽的武当。

趁着师姐们去交剑的时候,小华山背着双手“蹬蹬蹬”跑到小武当面前一个急刹车,然后慢悠慢悠的来回踱步。

哼哼,让你看看我们华山的高人风采。小华山下巴抬得高高地想。

谁知道小武当愣了一下,迷茫地看了他半天,然后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

“你是在求亲亲吗?”

小华山脸一下变了,手脚并用爬上送剑的车,催着师姐赶快回家。

武当,神经病!

第二次见到那个武当,还是送剑去的时候。

小华山早就忘了好几年前遇到小武当,只美滋滋地摇头晃脑,想着要让所有人都见识到华山的俊朗。

“这是在——变本加厉地求亲亲?”

小华山再次爬上送剑的车,心里想这武当怎么就这么傻。

不知道是在甩刘海啊!!

05.

想着想着,华山看向武当的眼神就不善起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你。”

华山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有股危险的气息。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告辞。”

武当捂着眼笑起来,透过手指缝隙看向一溜烟逃走地华山。

傻子。

06.

武当记得第一次看见华山的时候,他们都还小。

那个时候的华山背着双手跟个鸭子似的跑到自己面前,然后跟个鸭子似的来来回回走。

小武当看了看华山头上明晃晃的“华山是无敌的”,福至心灵的想这该不会是在展示高人风范?

眼瞧着下巴都要抬上天的华山,小武当故作懵懂询问。

“你是在求亲亲吗?”

接着就被狠瞪一眼,目送小华山手脚并用的爬上了车远去。

真有趣。小武当心想。

第二次见到小华山的时候,武当特意的瞧了瞧他的签名。

“华山是俊朗的”。

噢——所以这个一抽一抽的样子是为了甩刘海吗?

小武当站在华山面前,“这是在——变本加厉地求亲亲?”

然后看着小华山跑走的样子笑出了声。

可爱,想……

07.

武当决定主动出击。

再一次看见在茶馆里闲逛的华山的时候,武当一把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神经病啊你干什么?”

武当什么也不说,只盯着华山的签名。

华山似有所悟的向着武当的签名看去。

风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就两个字啊。”

武当笑着看向大笑的华山,“我的签名一直都是两个字。”

“啊?都是些什么?”

“华山是无敌的……”

“这不是我以前的签名吗?”

“无敌。”

“你那个时候是无敌啊?”

武当没有理会华山的疑问,看着他的眼睛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华山是俊朗的……”

华山心有所感的消了声。

“俊朗。”

“天命风流……”

“风流。”

“你天命风流……”武当用额头抵住额头,轻声说,“我就是风流。”

08.

很久以后,武当金顶前传来了华山嫌弃的声音。

“你手背在后面下巴抬这么高干嘛!”

“求亲亲。”

“那你现在摇头晃脑又是在干嘛!!”

“变本加厉求亲亲。”

“你少来!当初老子怎么就信了你的邪!!”

“怎么了?”

“你说我‘华山是无敌的’‘华山是俊朗的’“天命风流”你就是‘无敌’‘俊朗’‘风流’。”

“对啊。”

“那我是‘无敌最俊朗’的时候,你那儿签的啥!”

“我签的啊——”武当一把把别扭的华山拥进怀里,亲昵地用鼻尖摩挲鼻尖,笑眯眯地在唇上啄了一口。

“华山。”

09.

华山是个师门的脑残粉。

武当是个华山的脑残粉。



评论 ( 12 )
热度 ( 166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