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少暗】成佛

【少暗】成佛

01.

和尚是这一辈中最灵气的和尚。

就连当初捡他回来的师父都说,这孩子天生与佛有缘。

自小在寺中长大,不入红尘,不问世事,六根清净。

师父说,和尚能成佛。

只是天澜大师捋着胡须摇摇头,眼中有些许担忧。

02.

和尚不明白,为什么天澜大师会这么说。

他说,这寺中人人都能成佛,独你不能。

和尚不懂,但他知道天澜大师说得肯定有道理。

为什么?和尚一边去往禅医寮帮忙,一边想着。

呵,好大的血腥味。

和尚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冷酷?无情?

不如说是漠然。

和尚被震住了。

他弯下腰,无视那人身上的冷意,也不管被血浸湿的黑衣,只仔细瞧着那双眼。

像是遁入了另一个世界,脑海里白茫茫的一片,被羽毛轻挠着记忆,却又明确地知晓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

这……是谁?

直到那人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阖上了那双震撼心灵的眼。

如梦初醒般,和尚轻轻地将人抱了起来,向着禅医寮走去。

步伐第一次不再从容淡定。

那颗佛心,动了。

03.

和尚天天守在了暗香身边。

他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只是想着,想待在他身边。

和尚本就是这一辈中最灵气的和尚,有他天天守着,暗香的伤好得自是极快。

暗香该走了。

和尚很困惑,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了无法用佛法解释的东西。

他,不想他走。

为何?

和尚在佛像前跪了一天一夜,仍是参不透。

何为?

和尚找不到理由将人留下,只好前去送行。

暗香气急,伸手就拽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

“呆子!看着我!看着我的脸!你还要我走吗?!”

和尚呆住,只定定地看着眼前这张昳丽的脸,不答一句。

“真是个呆子!”

面纱缓缓落下,独留和尚愣在原处。

04.

和尚是这一辈中最灵气的和尚。

可他却怎么也跨不去那一步,锻不成佛。

天澜大师摇摇头,只叹一句“婆娑”。

——我问佛,人世间为什么有诸多遗憾?

——佛说,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遗憾吗?

和尚闭上眼,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面纱。

六根不净,又怎能成佛?

07.

和尚去看了暗香。

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急匆匆地转身离去。

也自是错过了那双回眸。

月明星稀,和尚回到少林,跪在佛前。

天澜大师问他,“如何?”

和尚不答,只皱眉诵经。

天澜大师摇摇头,还了他一片清净。

一片黑影也随之离去。

金乌初啼,和尚睁开眼苦笑一声,喃喃。

“是劫是缘?”

08.

“大师助我。”那晚,暗香紧随着和尚进了少林,冲着天澜大师一拜到底。

天澜大师凝眸半晌,摇摇头。

“你也看到了,他不答。”

“那、那该如何?”

“他本无欲无求,六根清净,现如今……”

天澜大师含笑地看向逆着光走来的和尚,捋着胡须点点头。

“他唯一求的,是你。”

“唯独不净的,也是你。”

暗香回头,正好撞见和尚的笑容。

09.

“你当时不是问、问了……我于你、是劫是缘吗……”

暗香喘着气,不想就这么让人得逞。

“嗯。”

和尚轻轻碰了碰他微凉的耳垂,专注在碍事的衣袍上。

“佛说……和有缘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你们少林……哈、少林最可能成佛的和尚……就、就这么被我吃掉了,大师不怪……”

“不怪。”

“我已成佛。”

10.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一般睿智?

——佛说,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