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似锦

苦海无涯,回头有我 。
专注甜文三十年 。
主全职,楚留香手游。
不定时更新也是会更新的!



b站@拖稿晚期常似锦

【喻黄】不可理喻 上

     喻黄  不可理喻 上

原著属于虫爹,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我爱码字,码字爱我。日常催眠(1/1)
————————————
01.

“你呀,看见喻家的人千万不要去理,记住了吗?”苍老的声音藏着一丝不满,语重心长的告诫着眼前白嫩嫩的小孩。

年纪尚小的黄少天抬起一张包子脸,似懂非懂的望着自家爷爷,乖巧地点点头。

“嗯!”

02.

黄家堡和喻家庄的年岁,与他们所驻的蓝雨城一样漫长,在徐徐不急的时光洪流中,它们见证了这座城池一路走向兴旺的成长。城墙上的刀花剑影,城池边的炮火黑漆,无不讲述着千百年来喻黄两家与蓝雨城的深沉羁绊。

黄家善武,喻氏善谋。早在很久很久以前,黄家人在喻家人的指挥下,为蓝雨砌上第一块城砖的时候起,喻黄两家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也不知道是天嫉福缘还是人妒英才,最开始繁荣昌旺的两个家族,人丁一代一代的衰败了下去,到了最后,甚至找不出一个拥有本家血脉的孩子来继承家业了。

好在黄家和喻家并不强求,往后的每一代继承者们,都是上一任家主在外捡回的孤儿,穿好衣,沐美汤,予家姓,传家学。

黄家堡和喻家庄早就跟当初的先祖们没了关系,可一直承担的责任,却是一点没变。

03.

黄少天从小听着蓝雨城内喻黄两家的事迹长大,但他却对那些局外人一脸羡艳的喻黄关系不敢苟同。

喻黄两家关系好?黄少天听着说书人的卖力夸赞,嗤笑着摇摇头。

好才有鬼了。不仅自己从小被爷爷耳提面命的不准理喻家人,就连自己从小长到大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喻家的人上过门来,每年爷爷去参加蓝雨城内所有贵人的聚会,回来也是不停地在屋里咒骂喻家老爷子,这还叫关系好?只有这些局外人,在一直活在他们一厢情愿的梦里罢了。

“阁下看起来,并不赞同这说书人的话?”一阵温润好听的声音忽的传入耳,使得黄少天立马抬起头来寻找发出这声儿的妙人。

青年面如温玉,眸似暖珠,就这么含笑着任人打量,只是在黄少天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眼中飞快地窜过一抹流光。

修长好看的右手拿着一把折起来的白扇,一袭简单的蓝衫硬是被穿出了飘逸仙衣的感觉。

黄少天何时见过这等丰神俊朗的公子哥?当即愣在那里。

“这位公子?”见人只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喻文州拿起扇子在人眼前晃了晃。

“啊?”黄少天眨眨眼,翩翩睫毛上下的扇了扇,也不管在何人心里掀起了一场风暴。想起眼前人先前的问话,存着几分卖弄的心思,黄少天将自家的事一一道来。

“……所以说嘛,我爷爷从小就教育我,不可理喻不可理喻,估计那喻家的老头儿也是这么教育自家孙儿的,不可理黄不可理黄,喻黄两家哪还来什么情谊。”

“噗咳。”听到人一本正经的解释,喻文州忍不住闷笑一声。

“哎你可别不相信啊,我可真的是黄家人,如果不是见你长的好看的话,我才不告诉你呢!”

“好好,我信。”见人气哼哼的反驳,喻文州忍笑着连连安抚。

黄少天这才收起抱在胸前的两只手,见到宝似的向眼前这个蓝衣人提问。

“你唤做什么名儿啊?你父母是谁怎么把你生得这样好看?你有姐妹吗?可否婚嫁?没有的话你看我怎么样?”

“无父无母无姊妹……”喻文州正欲接着答,就见黄少天自来熟的拎起了自己腰上的玉佩。

“文……州?你是叫作文州吗?”

“是。”他点点头,打算接着讲下去,却又被打断。

“文州,真是个好名儿。”黄少天自顾自的乐了起来,“真配你。”

“谢谢……”

“文州,你上街来做什么?也是为了参加初七的灯会?”

“是了。”喻文州默默收起了想介绍姓的打算,跟着黄少天把话题一路带偏。

“那敢情好,我也是为了凑这个热闹才来城西的,往年爷爷都不许我来,今天可是我第一遭,不如我俩做个伴儿?”

“可以。”

“对了我名儿少天,你叫我少天就行。”

“好,少天。”

“现在天色快暗了,不如我们先上路?”

“好。”

04.

蓝雨每年初七,总会举办一场盛大的灯会,不仅是为了正式告别过年的气氛,也是为了给接下来的元宵节预热。

只因有智学无双的喻家庄在此,所以年年灯会都是在城西举办,而每年的灯会榜首都能得到一份那年灯会的特殊奖励,也因此引得年年众人都兴趣盎然。

马蹄声急,尘土迷眼,宽阔人稀的官道上,两匹马飞驰而过。

“哎文州,没想到你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马术这么好啊。”

“这武行当中,也就马术拿得出手了,其余皆是一窍不通。”

“哈哈我恰恰相反,除了武行,什么诗词歌赋人生哲理,我打小就不爱听。”

“呵…”迅疾而过的风声似乎带来了一声轻笑,一个温润的嗓音在风中断断续续。

“一文一武……真是……”

“什么?文州?你说什么?”没听清的黄少天大声嚷嚷。

“我说,没什么。”喻文州也不顾身份的跟着嚷了回去。

“哦……”黄少天老实的闭上了嘴,路上,终于只余急急马蹄。

我说……

马背上的喻文州悄悄打量着并肩而行的青年,在心里,默默把那句被风吹散的话语补全。

一文一武,真是,天生一对。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常似锦 | Powered by LOFTER